2015年年末词作调查问卷


来自渣浪@雨狸_的问卷……随便写写看。(因为入VC坑不久发布的作品没有多少喇TvT还是人声填翻为主。

 

 

1.截止至2015年年底,你定稿的作词/填词作品数为多少首(练习、改动幅度在30%以上的也计算在内)?

 

14首。

(《救赎》《长青赋》《桑榆未晚》《荻花归》《乱语》《瑜弈天下》《梦呓》

《她说》《展眉》《既归.恙》《既归.岁》《病酒》《枯朽》《黑桃白鸽》)


2.今年定稿的第一首词是?时间是?


定稿的话……是2013年的词作品重新修订,《慬》后改名《罔念》。时间是2015年1月12日。

今年完全重新创作的词第一首应该是……《救赎》吧?从四月定初稿用时半个月,一直到七月正式发布都在不停的修改……这样好像不能叫做定稿哎,那就是《长青赋》。2015年6月24日。


3.给最满意的3~5首排个名吧。


i.《救赎》

ii.《长青赋》

iii.《既归》

 


4.它们分别是什么风格的?各自最喜欢的段落是什么样的?

 

i.《救赎》

《救赎》最初是叫做《Salvation》喇,也就是英文救赎单词x是自家第一本邪瓶个人志的自制应援曲……讲述了的就是《BURNING》中邪瓶二人w应该算是意识流吧,虽然前前后后数次修改都不满意过程实在痛苦然而最后的确表达出了全部小生想表达的感情。概述了整个《BURNING》中小生想阐述的内容吧。

「对错无法定论 微弱执念昏沉 谁贪恋却刻下累累伤痕 

言不由衷逡巡 有始无终重温 心已在深海下沉沦」

最喜欢的果然还是这一段阿w因为在《BURNING》正文中小生最满意的就是下篇中末尾部分,这一段正是讲述这段故事的……所以……嗯噗噗噗就是这样喇。

 

ii.《长青赋》

《长青赋》是二段式非常小清新的古风原创曲,小生起初写来是送给(曾经的)双生的生日礼物。大概就是非常深情诚挚的感觉吧,写起来非常自由,记得只用了大约三四个小时就被曲师敲定了终稿……很快就又拿到了demo。虽然用时很短却出奇的满足小生的喜好w

「流年荏苒几与度 泛黄竹简记旧谱 韶光如初 七月雨遮花千树

未改风与骨 道莫愁风流如故 酒一壶 谁将笺上两行书

随江山沉浮 不曾嗟叹离与孤 落笔成赋 半生轻狂刻入骨

何计朝与暮 愿为君故浮生负 一诺 锦瑟华年与君度」

最能够表述心情的一段w尤其喜欢最后一句的「锦瑟华年与君度」。

 

iii.《既归》

其实一共写了两首既归阿……都是作为邪瓶吧吧刊同名BGM而写的,内容表述都是张爷归来嘛w相对比较其实感觉都还可以。只是一首用了一个多月一首用了一周……(默)因为写起来真的非常用心,所以觉得还是比较满意吧。虽然用时不同,但是其实两首其实是并列的,同一主题嘛。

「眉眼如旧 岁月留痕 凭谁等 归期既至怎枉执念深

经年已逝流光错几分 满一斟 十载入酒饮秋春」

「时光慢慢过去 无论因果错对 将命运碾成灰烬仅求再会

十年已至 一如初见熟悉眼眉 故人来归」

 

 

5.今年最满意的一首新词风尝试是?最喜欢的段落?

 

《黑桃白鸽》,第一次尝试幻想物语风w其实还在坑着,不知有没有机会面向人世了(等等

不过其实也没怎么尝试新词风喇哈哈哈哈,相比较来讲还是这首比较贴近了吧……讲述了一位暖暖的魔术师w(脑补了龙牙(咦

「黑桃白鸽金币隐在岁月背后藏而不露 

无人知晓他不变眉目 踏过时间长河未曾束缚

将多少的人间离合折成花束 献给惊讶观众笑道不过魔术」



6.今年最痛苦最纠结的一首词是?最喜欢的段落?

 

第一首《既归》阿绝对是《既归》!前前后后非常非常用心地修改了接近两个月阿尽管最后也没能全部写出想表达的内容……嘤。

「眉眼如旧 岁月留痕 凭谁等 归期既至怎枉执念深

经年已逝流光错几分 满一斟 十载入酒饮秋春」

 



7.今年改动次数最多的一首词是?还记得所有的版本吗?

《救赎》和《既归》吧。既归前后删改太多次已经记不清了,救赎因为反复修改的都是同一段落所以还算清楚……

救赎中第一句原本是「谁温柔心门 点亮了光阴」。被亲友说语句不通所以换掉了,其实是和最后一段对应的,还是蛮喜欢(默)高潮部分「看不见二重身」……这段是个很恶劣的脑补喇实在太难理解所以也换掉了。


8.今年完成速度最快的一首词是?用时多长?

 

《梦呓》?一个半小时。

9.今年最喜欢的别人的歌词是?

 

并瓦的《好梦如旧》。

「只求当年七分才力 将你描摹无虞 难现锦绣字句 折煞玲珑词笔」

「不甘愿默认是我江郎才尽 陈言勿去又何用闲人提醒 越记得清晰 越难求神似」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 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10.今年和去年相比,自己感受到的差别(进步)是?

 

今天小生才真正开始做策划自产自销(划)在作词方面w大概比过去娴熟多了。


11.明年的目标是?

 

更好的把握节奏w决心再写一首表达自己内心的曲子以及一首词风厚重的古风词。

希望能够写出真正能够让人感到触动的词。



12.来一点感言吧

真是充实的一年阿……虽然低产至极。

终于在今天写完词作品的总结了!感谢雨狸太太的问卷w






——————————————————






2015年年末文类作品总结


文的话其实。基本还是盗墓为主哈哈哈哈。


 

盗墓笔记衍生,吴邪×张起灵专区(。

是邪瓶。

 

——————————————

 

延迟焦虑(2015.06.29重修)

CP/邪瓶

文/影钦

食用说明/原著妄想相关,BURNING番外。

 

——怒火中烧。

吴邪猛地伸出另一只手抓住张起灵左手手腕,就这被他攥着手腕的姿势抬起卡住他的脖颈扭过身压在了地上。张起灵没想到吴邪会来这么一下子,猝起不意,后脑重重嗑在了地上,他低咳,抬起膝盖作势要踹,却又被压了下去。吴邪的眼神算得上可怕,表情却没什么变化,占着体重的优势僵持着,直到张起灵无力的松开了他的手腕,他才减轻了力道。

吴邪叹了叹,翻身坐在他旁边,掀开衣服。

说是惨不忍睹也不为过。大概是衣服被雨淋得湿透的缘故,绑带也是潮湿的,早就被血染红,可能因为挣动又往上蹭出不少,露出淋漓的伤口。有些部分长着浅淡的痂,狰狞的向外翻着。

这已经不是自己家里能处理的程度了。吴邪倒吸一口气,咬了咬牙,“你是和自己有仇吗,张起灵。”

被唤的人脸侧向一边,不看吴邪,没有温度地回答,“被锁链。”

该死的傲慢和刻薄。

 

 

——————————————

 

静候灵归(2015.02.19摸鱼)

CP/邪瓶

文/影钦

使用说明/春节贺文w来自由小吴变成的老吴写给张爷的一封信。

 

靠在车的背椅上,扣着帽子,双手交叠,双腿向上弓起。可以听得到自己的呼吸,感受得到自己的心跳,触摸得到自己的脉搏。这所有的一切,让我是如此清楚的认识到,我还是活着的。可是我分明记着这是你的惯用坐姿。小哥,你感受得到你活着对么?你能真切的感受得到,你是存在着的,不是什么人的幻觉,对么?

你实在是个太过温柔的人,这种事情是谁都察觉不到的、你自己更无法了解。被这样温柔的你所救赎过的人有多少呢,我也不过是其中之一。你曾经陪伴在我的身旁,我们曾经一起经历的一切——即使你忘却,你消失,我死去,还是其他如何,这些绝对的事实都是放在那里的,不容任何事物的更改。

「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想起年轻时的事情还不免想发笑。时至如今,事至如今,对于你为何一直执念于过去与记忆我还是不能完全的明白,就像我依旧不清楚这些年来我在找寻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对我有什么意义。

或许这于你才是经历怎样漫长的时光都无法抹平的……不过无所谓了。

 

 

——————————————

 

BURING(2015.06.13完结)

CP/邪瓶

文/影钦

食用说明/ABO半架空paro。中篇。

 

「没有人能够救治已经死去的灵魂。」

他知道,他都知道。

可是。只是勾下了机板,只是那么轻那么轻的「咔哒」一声。撞针撞击到底火引燃发射药,燃烧,膨胀,子弹退离弹壳在枪管中运动,离开枪口,进入到另一个人的胸膛。

竟然这么简单。

居然就这么简单。

那个吴邪认为此生最爱的人,那个吴邪终于想要拿出全部来保护的人,那个终于吴邪恨不能用尽他的生命用尽他的一切用尽他的温柔来对待的、坚韧到令人绝望的人……

死了。

被他亲手,用子弹射穿了心脏。

 

 

——————————————

 

听月(2015.02.06摸鱼)

CP/邪瓶

文/影钦

食用说明/月昙短篇番外,赠蓝谢蝴蝶。

 

吴邪叹了口气,放下一小两银子,笑道:“不用找……”

而他转头的一瞬间,在门口站着一位白衣胜雪的公子。

人言:

若见月昙携飞仙,人生何处不相逢。

——吴邪疾步穿过厅堂,浮光掠影下像是这多年的时光。

吴邪和张起灵,天生就应当是在一起的。

 

 

——————————————

 

Pride& Prejudice(2015.01.11开坑)

CP/邪瓶

文/影钦&浅雨

食用说明/ABO原创世界观,无三无虐,邪瓶慢热。

(算算看这篇一整年一共更了四次,联文真.季更可怕)

 

(The only present love demands is love。

爱所祈求的唯一礼物就是爱。)

 

吴邪的眼神是张起灵没见过的。

那种极具侵略性、血腥感、但是又或者还要更复杂,掺杂了兴奋、无措或者其他的情感。

张起灵本身是一个表里如一、对情感的揣度以及人与人的交往并不擅长的人,因此他总会去更加擅长于观察,以及尝试着去明白他人的想法。

他所知道的吴邪很优秀,很温和,出于职业习惯所以考虑事情也会很全面。但是他以为这样的人普遍都是喜欢由理论出发、凭思维去推断,而不是具有强烈攻击意识的。

他不明白现在的吴邪。

 

 

——————————————

 

柚月心(2015.05.08开坑)

CP/邪瓶

文/影钦

关键词/网配、性转、全体BG(喂

食用说明/ rain浅雨&APTX4869小药丸生贺。

 

“二十三块五。”老板娘装好一大堆的食物后递向吴邪。吴邪一手接过,口中想补充着说「那就再来一瓶啤酒凑整好了」的时候,瞥了一眼酒箱,发现在啤酒上放着一个很小的黑色塑料袋,并且里面还有什么……在挣动,老板娘被袋子里的活物吓得喊了一声,然后一团毛茸茸的小家伙掉进了啤酒和啤酒之间的缝隙中。

袋子里还剩黑色的毛线布料。

“……。”吴邪眨了眨眼睛,用手指碰了碰毛茸茸的一小团,触感柔软又温暖。

一只接近于苍白、骨节分明的左手从吴邪右边探了过来,尝试着拢上袋子,但是因为位置关系不太方便动作。吴邪缓过神,立刻把一小团抓回了袋子里然后递向身边的人,一转头,又失神了片刻。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个相对比较漂亮的女孩子而已。

她还半侧身弯着腰,黑色的披肩长发垂到胸前,遮住了大半张脸。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衬衫上是黑色的纽扣,干净又稳重。

……原来女孩子穿白色衬衫会更好看。

 

 

——————————————

 

 

 

 

除邪瓶外其他CP专区(咦

发现自己果然还是邪瓶写得最多(躺

刚入龙绫不久时间却不够用没能产粮的小生真是有罪……(哭泣

 

 

——————————————

 

国士无双(2015.08.10开坑)

CP/黑瓶

文/影钦

食用说明/斜阳君生贺,半架空paro。长篇坑。

 

“不是她,房间角里的那个。”

沙发上蜷缩着一个人,身子隐在灯光几乎照不到的地方,加上本来这里就昏暗,更加看不真切。身上盖了件大衣,旁边竖着放了把被布条捆起来的刀,从刚才到现在一动也没动,看上去像是以这种奇怪的姿势睡着了。

小伙子揉了揉没睁开的眼睛,仔细地又找了一圈,“……哑巴张?黑爷不认得他?”

噫,还真是他。

不是说这人不喜欢这种人多又闹的聚会么?黑眼镜一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身边人胡扯,一面盯着沙发上的人这样想着。早知道他常会被四阿公夹喇嘛下地,倒还是第一次在这种地方看见他,不过说起来他自己跟着这一大堆的人一起折腾的时候也不多。等到手表上分针从「8」走到「11」,阿铭彻底趴在桌子上从口鼻里把呼噜打得震天响,黑眼镜才起身到吧台要了两瓶整的伏特加。

他记得这人酒量蛮好,几年前在德国能和那几个从俄罗斯来的家伙们拼酒喝,脑子还清醒的要命。现在窝在那儿睡得踏实也估计是累得不轻,总归不会是喝酒喝上头才睡过去。黑眼镜把两瓶酒放在沙发边的柜子上,毫不客气的坐在人家旁边就开始开瓶盖。

人家没动。

不可能是没感觉到身边来人了,大抵是懒得动弹,几年下来,这点倒还是没变。黑眼镜本来就是存了逗逗这人的想法,自然不能让他继续睡着。于是他拿着刀割开瓶口的包装再撬开盖子,想也没想就把还冒着冷气的冰凉瓶身往人脸上贴过去。

然后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拦住了,手的主人用一双幽深清亮的眼睛盯着他。

这眼睛还真他妈的黑啊。

 

 

——————————————

 

不留(2015.04.30开坑)

CP/双瓶

文/影钦

食用说明/慢性时间错位症paro。赠默一境。

 

(截取的这一段里,

张起灵三十二岁。

张起灵十三岁。)

 

“做噩梦了?”男人问。

张起灵抬起头看向窗外的太阳——外面还是灰蒙蒙的,可现在是早春,天晚些也正常,他要五点之前开始今天的训练。

男人覆在他额上的手向上移了移,手指轻微蹭着,似乎在揉张起灵的头发。他依旧神情淡漠,像是看得透张起灵在想些什么,“现在不过寅时正刻,不用担心,你还有时间再睡一会儿。”

「在我带你出去之前,你还有机会再睡一觉。」

可张起灵却并不想睡,甚至扯住男人的衣袖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他低着头,看着张起灵扯住他衣袖的左手,白皙细长的手指上面还缠着宽布条,大抵是绷住伤口用的。“你不怕我么。”

“我记得你,你不记得我了吗。”张起灵看上去有些微的失落,“这里是张家的本家庭院,你怎么进来的?”

男人偏了偏头,没说话。

“我记得你,六年前……你救过我。”张起灵补充道,直了直身子,面对着男人。

“可我不记得见过你。”男人淡淡道,“你刚刚是做噩梦了么?”

 

 

——————————————

 

细嗅蔷薇(2015.06.29定稿)

CP/隐客瓶

文/影钦

食用说明/张海客中心。《BURNING》衍生。参入邪瓶个人志《BURNING》中。

 

你是第一次如此清楚的感受到血缘以及生命的奇特,就好像骨子里的血液真的能和这个小家伙产生共鸣一样。

你弯膝,最后单腿着地的用左手顺着他的眼睛滑到侧脸,光线掠过你的睫毛,璀璨的光点在你的眼睑上舞动。

“他叫起灵,是你的弟弟。”

父亲明明知道「起灵」在张家代表着什么,还赋予给他这个名字。

张起灵?

张起灵。

那个时候你并不知道起灵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起灵」在张家有着怎样地位,只是径自喃喃着这个名字。

“……起灵。”

也可能是冥冥中真的有命定的说法。

当他被赋予「起灵」这个名字的时候,当他成为「张起灵」的时候。

有些事情就注定了。

 

 

——————————————

 

心戈(2015.07.23定稿)

CP/亮瑜

文/影钦

食用说明/三国妄想。参亮瑜合志《剔银灯》

 

(新雪初霁人初静 夜醉醒来愁未醒)

 

瓦雀多活动在有人类的地方,不怕生,近人,但是养不活。带它回家的话,关在笼子里或者院子里,不出三天就一定会被困死。

北国鸟都是崇尚自由的。

谁都是崇尚自由的。

白衣人吐了口血沫,拿起腰上了水壶灌了一口,抬头望向夜空,也不知在看着哪里。突然又狠狠的咳嗽了起来,像是病入膏肓,要把心脏一并咳出来。

让听者都感到难过的沙哑嗓音。诸葛亮皱了皱眉。

他不知道这是因为刚刚这人又灌的一口不是水,是烈酒。

诸葛亮站在原地,看着那人踉踉跄跄地顺着原路走了回去,醉的很厉害的样子,可是明明他刚刚说话听起来很清醒。

他抬头看了看树枝,稀稀落落又停了几只瓦雀,没有一点声息。

仿佛万籁俱寂。

 

——————————————

 

予(2015.12.13摸鱼)

CP/龙绫

文/影钦

食用说明/刑警paro。

(当时是阿溱的生贺,然而一直没有写完[默]寒假一定搞定它)

(喂这个都拿出来凑数真的好吗)

 

乐正龙牙棱角分明到像是刀刻出来的下颌抵在她的额角边,双臂紧紧环着她的腰,刚刚刷过碗筷冰凉的手指的温度透过衣服传到她的身上。乐正绫回不了头,也看不见他的表情。

“对不起,阿绫……”他轻声说道,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亲昵地在耳边蹭了蹭像是猫科动物讨好的行为,语气是她很久、很久都没有听到过的低沉以及掺杂的小心翼翼,“对不起……真的很抱歉……让你担心,没有好好照顾你。”

从过去到现在,乐正绫从来没有和哥哥分开过这么久。从十三岁开始,父母就只留下了巨额遗产,由哥哥来承担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家中家主的责任——好像他自己怎样都可以,不过一定要照顾好年纪还小的妹妹。

他总是漫不经心地说话、做事,总是一副调笑的腔调不换,喜欢说没什么意思的冷笑话,怕麻烦怕到死,以至于过去乐正绫始终难以想象哥哥是怎么在警局刑事重案组待这么长时间的。可他却也总是一个人包揽所有事情,好像找他办事都那么稳妥,不需要别人过问更不会让人担心。

瘦削的手臂骨骼凸起,被紧紧抱住的乐正绫觉得自己被硌得生疼。

这家伙又瘦了。

 

 

——————————————

 


评论
热度(4)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