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是一篇。年更文。

年……更。明天中秋节估计会更新一次嗯……

算了算这该是两年多……以前写的了……orz真.黑历史……


废话如下。
其实这篇算是重发了(掩面)几年前(?)还是甚么时候的发过……嗯?……总之就是原来发过但是在下删掉了。
完全忘记还有这么个东西的存在……
无文笔无剧情无人品的三无作品x大家看个热闹就行。
白烂高亮,架空高亮,南宋末年高亮。话说明明苦不堪言的背景应是叫在下写的春暖又花开呢……(咦
最后放一下上次发这篇时候的前言。
架空文,伪历史,伪正剧,真报社x背景是南宋末年,邪瓶少年篇,灵感来源于一篇盗笔邪瓶邪向同人《扬州慢》,作者是晏如,百度一下你就知道。总的来讲可以看做是扬州慢的前传,因为联系不到晏如前辈也要不到授权甚么的,所以就在这里提一下。orz其实说是前传根本就不对嘛算了随便吧。这个应该是《扬州慢》中邪瓶二人十多年前的事情……点到为止,写到某个位置就卡住了,然后end。
是短篇无误,不过不是一次完结,连个大纲都没,大概没几次就完结了吧因为只有上中下。



泽国江山入战图,

生民何计乐樵苏。

凭君莫话封侯事,

一将功成万骨枯。

——唐·曹梦徵·《己亥岁》


上.初见

 

***


癸巳深秋时,正是张家内部最混乱的时候。张氏原是北方大族,世代忠良,几百年来闲事层出不穷,但能撼动家族根基的却不多。安分久了,内乱自是有,却都被族长压了下去,只不过平静都是表面的,这棵大树内部早已被虫蚁啃食了个干净;等到发现族内叛徒不知同何方倭寇勾结,叛乱俨然已成燎原之势,一如这岌岌可危的大宋社稷。


这年的张起灵不过刚过十三岁生辰,作为余剩不多的本家血脉为保性命被父亲送往江左,同行的只有一个近亲兄长张海客,路远的很,出发时还是夏末,这眼看快到了,已经进入了深秋。


「天色已晚,看来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到了。」张起灵正想着事,发觉被甚么人挡住了去路,这才抬起头。


挡路的只有两个,衣着朴素,应该都是普通人家的小子,和自己差不多一般年纪,或许能年长几岁?。一个是胖子,长相暂且不提,身材颇为臃肿,圆咕隆咚又不是人畜无害的样子,看上去精明的很;另一个少年倚在树干上,面貌俊朗,身形颀长,看上去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显然已经在这儿等了挺久的。张起灵暗暗打量两人的时候,那少年已经朝他走了过来。


少年觉得今天自己挺倒霉的,真的。至少在遇上张起灵之前是这样的。一早上就被私塾先生抓去背书,出了门不知道钱袋被哪个贼顺了去,到胖子家蹭了顿晌饭,又被强行拖来等胖子口中的远亲妹妹,不过这远亲到底远到甚么程度就不知道了,远亲也可以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边的亲戚,就胖子的人品来看,这点十分可能。吃过了饭就往这边走,等到太阳都快下山了这传说中的秦家小姐都没到,他开始认真思索要不要赶明买个黄历甚么的看准了再出门,就在他打算开口劝胖子哪儿来回哪儿去如果言语说不动的话就踹回去的时候,原本连个鸟都没的山路上出现了人影。


「不管这人是不是所谓的远亲妹妹,也许以后的确是要相信胖子的审美了?」这是见到人后的少年第一反应。来人穿着一身白衣,绣着浅色墨灰藤纹,长发也未梳起,散散的披在肩上,容貌清秀,只有下颌略显尖削,眉眼狭长,尤其眼睛出奇的动人,具体是如何也说不出,像深潭古井,又带了些许凌厉,不同其他官府家的大小姐,这位看上去不仅比她们漂亮的多,而且也更合他的审美。


“喂……胖子,这就是你说的秦家小姐?长得是不错啊,也不枉小爷在这儿陪你等一下午?不过姑娘怎么还是打算女扮男装微服出访?穿着男人的衣服也很好认嘛。”少年看他没反应,只当是被戳穿身份害羞,心里更起了逗弄的心思,”姑娘你看我怎么样?要不赶明有时间我到秦家提门亲如何?”

……

 “……不要。”听到少年的话,张起灵略微肝疼。认错人可以理解为眼花,连男女都不分可不只是眼花的程度,但是他现在也没打算和这人纠结,只想快些赶路,如果能碰上客栈再好不过,碰不上也姑且要找个能歇脚的去处,这下面就是个陡坡,无论如何也不像个能休息的地方。


“诶为什么?”虽然只是开玩笑,不过少年有点微微受挫,”怎么这样,江左有多少想嫁给我的女孩子我都不稀罕……。”


……


“咳。”张海客忍笑,完全注意错重点了啊这小子。看了一眼自家黑了脸的弟弟,摆上一副老好人的笑脸,”公子是认错人了。这位是在下的弟弟,没有事的话我们还要赶路。”


“哈?弟弟?”少年像是惊到,又走近了几步打算抓住张起灵,却被闪身避开了,嘴里还嘟囔着,”开玩笑就算是年纪小也太平了吧……真是个男人?”


丝毫没注意张起灵的脸已经越来越黑了。


“我说……。”胖子表示他看的很无语,这人咋眼瞎到这份上,”胖爷知道你爱美心切,不过这真不是咱等的妹子,哎小哥儿你别介意,他有眼疾。”


“去你的心切,去你的眼疾!词儿是这么使的么?我看你的妹子你是等不来了!”少年想起都是后面这混蛋浪费了他一下午的大好时光,张嘴就骂了几个词,也不知道是甚么,反正胖子表示他一个都没听清,少年骂完就凑上来笑眯眯的献殷勤,虽是说一副献殷勤的脸色,看在张某人眼里是感觉比阳光都灿烂的点,”倒是小哥这是打算往江左走?要去哪儿?”


“找人。”简单明了。


“找谁?这前面可没有我不认识的,说个名字我就能带你找去。”装作没看见某人脸色,那少年又凑近了几步,这次张起灵没往后退。


张海客因为自己被无视颇为不满,向前不动声色的隔开了少年和自家弟弟的距离,”那想必公子定是知道吴将军家眷,吴家在哪里了?”


少年脸色一僵,胖子刚想说甚么就被他瞪了回去,随后将手插起背在脑后,笑嘻嘻道,”知道知道,我和吴家少爷还是兄弟呢,不过两位找他家作何?”


然后张海客同学交代交代来历,造假编故事甚么的毫不含糊,例如是来自于洛阳的如何如何,整了个假名糊弄了过去,然后四个好基友就蹦次蹦次的去胖子家留宿了。


……为啥同样是要走不直接去吴家却去胖子家?因为作者乐意。我们都知道的,作者啊这种生物它是蛮横不讲道理的,跟它争辩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就这样了吧啊。


***


张海客是不信任这俩来路不明的小子的,但是面上一直都笑的极其和善,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为人也很风趣,一路上和俩人嘻嘻哈哈打成一片说些不正经的,把江南的情况都打听了个遍,倒是自己的情况没说多少关键的。


这胖子姓王,比张海客还大两岁,家里经商,还算富绰,看样子知道是个精明的,熟悉了之后就明白了这人完全是个不能吃亏也不会吃亏的主儿,另一个和王胖子一样蛮好相处的,只不过一到问他身份的时候就打个哈哈过去,张海客也没多加追问。


张起灵只在偶尔问到他话的时候应上几句,颇有拒人之外的意思,那少年来来回回吃了几次闭门羹也不会长记性。其实他也只是看上去高傲而已,不是很喜欢说话,但其实有在认真听的……不过这一点除了张海客估计也没人知道了,至少现在是这样。


晚饭过后张起灵打了个招呼就去了院子里坐着,纯粹是觉得屋子里有点闹,秋天的晚上还是挺凉的,吹过一阵风他就打了个颤。


“小美人,冷的话怎么还出来呢。”不知道从哪儿跟来的少年坐在他旁边,顺手把外衣搭在张起灵身上,”你们去吴家找谁?吴将军的话还真是不凑巧,他昨儿个刚走。另外你叫甚么?嘛,你告诉我的话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怎么样?别和我说什么杨洋,鬼才信你哥的话。”


“……你怎么知道我哥说的是假话?”张海客是那种看起来极其诚恳说起谎来面不改色的人,直接就听出真假这该是怎样的洞察力。


“啊咧还真是啊,我瞎猜的。”少年吃了一惊,”那你真名叫甚么?”


……


张起灵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理他的好。


少年倒也不尴尬,嘿嘿一笑,探身面对张起灵,”这叫什么来着?啊对,有缘千里来相会……所以说啊小美人,我就是你要找的吴家的少爷,我叫吴邪。”


张起灵在心里犯了个白眼,心说又不是甚么秘密,搞的这么神秘做什么。当然从脸上来看是完全没变化的。


“如果你是的话为什么不早说?”


其实吴邪没打算在一开始就告诉名字纯粹是因为怕遇上自家三叔的仇家,后来是为了找一找存在感顺便加一点神秘感也省的这小哥淡定的无视他,准备找个机会和他单独说再聊一聊再调戏调戏美人甚么的,但是很显然一点作用也没起到。


“没搞清你俩的身份我就先自报家门万一是我三叔的仇家怎么办?所以说啊还是谨慎一点好。再说看你的样子也不像能打过我的,单独告诉你当然没问题啦。”少年,啊现在应该可以叫吴邪了,向前又凑近了一点,近到吴邪可以感觉到张起灵的刘海落到他脸上。


然后在屋里的胖子听到了一声惨叫。


……


没这么严重……咳,重新纠正一下。我们都知道,胖子是一个耳尖的人,听觉挺灵敏的,反正在其他人没发觉院子里有人喊出声的时候胖子已经跳了出来。


“怎么着了小少爷哎……!”


这一声喊的声很大,连没听见之前吴邪惨叫的张海客也惊动了。于是海客哥哥很担心自家弟弟的安危,完全遗忘了自家弟弟与外表完全不符而且接近爆表的武力值,也往院子里走。


趁海客哥哥还没到场,现在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刚刚是发生了甚么事情。


张起灵表面上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因为未加冠束发再加上长相清秀也经常被诸如吴邪一类「有眼疾」的人认成女孩子,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很弱,就算很弱,也只是「看上去」而已;张起灵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很随性的人,但是事实上他讨厌的事情有很多,例如有人靠他太近,未经他允许的肢体碰触;张起灵表面上看起来看起来是个富家长大娇生惯养导致体质弱不禁风的家伙,但是事实上他因为父亲从军而将来十有八九他也要从军的原因,从小就受到各种堪称苛刻的训练。所以我们都要深深的认识到,以上这些,全部都只是「表面上」,想要深入了解一个人,是不能凭靠表面上的,所谓人不可貌相就是如此。


而吴邪同学就忘记了这点,犯了以貌取人这个低级错误。


“我看起来很弱是吗?”张起灵盯着他的眼睛,他隐约好像在里面看见了笑意?……”从刚才开始你就小美人小美人的叫,知不知道很难听?”


之后发生了什么吴邪也没看清,然后被重重的过肩摔了一跤下意识叫出声,等他缓过神的时候张起灵居高临下一样看着他,周边又站了一个胖子和一个一看就不像好人的老实人(?。


“死胖子还不快拉我起来!”吴邪直起身揉脑袋,刚被摔的时候倒还好,现在起来才发现背后凡是有骨头的地方都被重重的磕了一下,一阵一阵的钝疼。


在胖子去扶吴邪的时候,张海客问道,”发生什么了?”


“和他开个玩笑而已,他说我很弱。”张起灵还是面不改色,将手掌放到颈后活动了一下颈椎,骨节发出咔的声音。


“你很弱。”张海客重复了一遍,表情微妙起来,”你很弱,噗……”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样,啊也可能这的确是个很好笑的笑话,他笑出声。


吴邪刚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这才转过来说话,”对不起啦,我——”本来他想说我也就是开个玩笑,小哥你别介意,但是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张起灵,我的名字,记好了。”张起灵瞥了他一眼,然后指向旁边的人,”张海客。”


……真是简洁的回答。


***


起灵,起人之灵,真是个不详的名字。也不知道张起灵家人怎么想的起这么个阴森森的名字。


这是吴邪听到名字时候的第一个反应。


虽然说吴邪这名字起的也挺怪的……吴邪俩字写起来霸气,吴通无,无妖邪无灾祸,读起来可就不这样了,衍生意变成了天真无邪,导致那胖子有事没事叫自己天真,一开始吴邪还会纠正一下,一来二去的嫌烦连纠正也不纠正就随他去了。


在胖子家过的那晚四个人熟络的起来,虽然张起灵还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偶尔应上几句话,但好在其他人一个是话痨一个是半话痨一个是冷笑话爱好者,也不算特别尴尬。


胖子没甚么好遮掩的,说什么就是什么;张海客说的恰到好处,好像该说的说尽了,仔细想想对于张家内部还是什么都不清楚;至于张起灵,这个一开始就没在考虑聊天的范畴之内。


现在我们重点要考虑的是吴邪的为人和他的家境。


吴家和张家不一样,有着云壤之别。当然不是说吴家差到不行,那是要看和谁比。张家是世代诗礼簪缨之家,追起家谱可以上溯到盛唐,大宋开国将领中亦不乏张家英才。相较起来吴家就差远了,且不说太多年前的事情吴邪完全不清楚,就算有记录,估计也只是布衣平民,到了吴邪祖父这一代才算出人头地。门路广的很,地位那都是早些年吴家家主也就是吴邪的祖父打拼下来的,在江南说是一呼百应完完全全不夸张。吴邪的父亲从文,仲父从商,叔父从军,在各自领域各有作为,总的来说这一辈的吴家也算得上是高门大户,江左名族。


吴邪的父亲远在京城,因为种种原因,总之就是吴邪现在和祖父生活在一起,也就是正了八经的江南吴府。吴家人丁并不兴旺,这一辈只有吴邪一个独子,家人自然是万千宠爱,却也不是无规则溺爱,该责罚就责罚,犯了错一律家规处置,绝不含糊。


吴邪也并非是那种富贵人家长大的纨绔公子,通常来讲像吴邪这种类似于富二代,啊错了,是富三代的人是很招人嫉妒和厌恶的,但是恰恰与之相反,吴邪完全没打算活在父辈们给他的树荫里,事实上他也这么做到了,因为性格直爽讲义气,在江左颇受好评。从官府达官贵人到街头市井无赖,关系人情都打通的不错。当然像官县令这种,还是仰仗了树大招风的吴家名号。


现在我们来说说吴邪这个人。和张海客同龄,至于样貌虽然比起张起灵差了那么一点点,啧啧,不过也算是出类拔萃……。等等,重说,重说。吴邪,吴家独子,样貌出众,天资聪颖,习武。虽说是样貌出众,但是和张起灵那种类似于干净纯粹的漂亮不一样,他更偏向于明亮而朝气的俊朗,也不像张起灵那样一副冷淡清心的样子,他脸上倒是时时刻刻都带着笑,不显得傻瓜,有那么几分放肆的意味在里面,具体是怎样也说不清楚,却让人移不开眼睛。


那之后第二天,吴邪就带着风尘仆仆不辞千里从北国来的张家二人往吴府来,吴祖父一开始特淡定,只当是自家孙儿的朋友,后来听了来意惊了半天,感叹时不如畴昔云云,张起灵和张海客就这么在吴府住下了。


吴府宅子多,田地广,但住在家里的吴家人并不多,整日里在府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些无家可归被吴府收留打下手的家仆,所以常常有外地来的吴祖父旧友留宿,害的吴邪有一阵子认为自己家是客栈一样的存在……


……


不过像张起灵这样家太远的并不多见。


虽然不清楚张起灵他们具体是从北方哪里来的,可是少说到江左这里也有三千多公里,难以想象他们何必跑这么远就为了找个地方住?


后来晚上的时候吴邪直截了当的问吴祖父:这俩人跑这么远就相当于找个客栈躲仇家,脑子坏掉了?


“你懂什么。”吴祖父瞥了一眼吴邪,”我年轻的时候受过张家恩惠,前些年和他们还有些来往,现在断了音信,却不晓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对了,那小子叫什么?哦,张起灵……”


吴祖父念叨了一会,像在回忆甚么,突然脸色一变,问吴邪:”那小子叫张起灵?”


吴邪暗自腹诽你念叨半天还问我他叫什么?然后老老实实的嗯了一声接着问,怎么了?。


“……他在张家地位不一般。”吴祖父叹了一声,说道,”你少接触为妙,他还小,但恐怕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张家内部都是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卷进他家内乱就麻烦了。”


吴邪对张起灵的印象还不错,听吴祖父这么说下意识想顶回去,但到底是碍于长辈情面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来,心里一阵不痛快。



tbc.


臬吧文贴地址XD

邪瓶吧文贴地址QWQ

评论(3)
热度(8)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