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阿浅-没有阿浅!√ 


辛苦了!QwQ




Chapter.4


解雨臣的办事速度其实还是很快的。


两天以后,吴邪被一通解雨臣打来的电话约到离家不远的咖啡馆喝咖啡。由于是私人会面,而且他也不想因此惹事上身,所以穿了一身白衬衫牛仔裤就出门了。到了地方才发现解雨臣穿的更加不正式,一套黑色的运动装,脸上的微笑甚至带着一点暧昧不明的气息,不像是来见发小,反而像是来会情人。


吴邪对解雨臣私下里的脾气一清二楚,招呼也不打地坐下,伸手招呼了一下服务生:“麻烦来两杯清咖。”


“啧,你就是这么对你的‘劳动力’的?”解雨臣用他漂亮的眼睛狡黠地盯着吴邪,由于长期浸淫军营,他的目光带有强烈的令人无法反抗的侵略性、凌厉威严以及咄咄逼人的意味。


“一个律师想要得到的永远是证据,”吴邪端着冒着白气的咖啡杯,动作优雅地晃了晃,“在没有任何具体的证据的前提下,付出是多余的。”


“有意思。”解雨臣哈哈大笑起来,“OK,你要的证据。”


他从身旁抽出一个厚厚的资料袋,直接朝着吴邪扔了过去,待吴邪接住后,端起面前的咖啡杯象征性地啜了一口。


“我先走了,我现在可是教官。”离开时还不忘打个趣。


吴邪稍微点了下头,表示慢走不送。解雨臣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咖啡店的门后。


吴邪起身,缓慢地揉了一下太阳穴,并没有立即打开解雨臣给他的资料袋,只是很快地喝完了小杯咖啡,转身离开了咖啡馆。


有了资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吴邪飞快地穿过炽热灼眼的白色阳光,手里的资料袋刷拉刷拉的纸张摩擦声仿佛嘶哑的叫嚣。


而在张起灵一边。


张起灵独自去「FALLEN」徘徊了几天,没有得到大的进展,但是很庆幸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和破绽——多亏黑眼镜,他的易容看起来天衣无缝。


张起灵再次沉默地走出「FALLEN」,阳光很灼眼。口袋里的手机狠命地震动起来,他一边走进一处小巷,一边掏出手机:“……谁?”


对方咳了几声,没有回应。一阵静电的嗞嗞声过后,张起灵终于听见了黑眼镜不同往常的沙哑的声音:“我……刚刚看见加西亚的人……就在后……街……”静电的声音一直没有间断,对方似乎正在一个信号很不好得地方。


也许正在躲避着什么。张起灵这样想到,难得率先打断了对方的话问道:“你在哪?”


“我没……事……躲躲……放心……没发现……”黑眼镜的声音很低,“快去……后街。”


至此,对面已经“啪”的一声挂断了。张起灵知道这个时候即使回拨黑眼镜也不会接,他也是惜命的人,于是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最终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吴邪正在研究解雨臣给他资料。


这些资料应该多变是案子的卷宗,很杂,被害人的描述,案件的推理侦查包括法庭上原告被告的证据、辩驳都一起夹杂其中。吴邪刚刚看了一卷,思路很乱,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信息,却一直在整理思绪,试图找出真正有用的‘证据’。


很显然目前他是个失败者,而且思绪被打搅得不轻。


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吴邪感到更为烦躁,用力地按下接听键,语气格外厌烦:“喂?”


“是我,”张起灵的声音平静地传来,“来后街,可能有发现。”吴邪突然感到对方的沉稳的语气中有一丝奇异的焦急感。


不等他回答,张起灵再次开口:“我快到了,你也尽快。”然后电话果断地占了线。


吴邪很利索地收起手机,套上运动鞋,穿上西装外套,关上门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


后街离「FALLEN」不远,吴邪很快赶到了,却没看见张起灵。他迅速地四下瞥了几眼,终于看见在一堆乱砖废瓦后看见了张起灵‘集合’的手势。他小心地走了过去,同样把自己隐藏在了一堆废弃物之间。


张起灵正在聚精会神地听着一只隐蔽的耳机。他看见吴邪后,给他也塞上一只耳机,简短了说了一句“安静,窃听。”以后就继续自顾自仔细地分辨着时不时传来的含糊不清的字眼。吴邪也来不及想张起灵哪来的窃听仪器、怎么装到那些人身上的,强迫自己集中精神,投入到这一次的行动中。


吴邪的耳朵还算灵敏,对模糊发音也有一定的基础,通过音色判断,现在说话的应该是加西亚本人,并且在和某位不知名人士愉快地攀谈。


“是啊,那群欧米伽整天嚷嚷着需要主权……哼……”


“有几个官员有动摇的意思……妈的,一群狗娘养的!……纳维安本来就是个以阿尔法为中心的国家,要是我的手下有一群欧米伽在干预政治……哦,那将是多么可怕的混乱!我将不能忍受那样可怕的日子……”


“他妈的,不就是一群定期发情的婊子、阿尔法的生殖工具!”


“浪货,一个比一个贱,上次一个发情的死死抱着老子的腿不放,求着老子操她!”


“哈哈哈哈……”


耳机里传来一阵尖锐自大的笑声,吴邪能想象那群家伙现在因为沉浸在讽刺和自傲的快感里而扭曲不堪的丑陋面孔,几欲厌恶地摘下耳机。这个时候一只带着凉意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他正攥着拳的手,又很快松开,吴邪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张起灵,这家伙仍然紧锁眉头,努力地想要捕捉一些漏洞。


吴邪很快平静下来,继续听着这场带着明显血统歧视和偏激色彩的对话。


那边的两人仍然在闲谈,内容也很重复,无非是抱怨政府‘不和谐之声’、各种社会的舆论压迫和欧米伽的下贱卑微。


吴邪对于这种毫无价值的谈话渐渐厌倦了起来,对于那头一问一答的捕捉也渐渐松弛,思想也逐渐神游,不耐烦地思考着这场无聊而无意义的‘监听行动’。


“……那批货怎么搞?”


一阵窸窸窣窣之间,那头又传来了一句问话。


这六个字听起来很是隐晦,吴邪一下子吊起了精神,耳部神经更加灵敏而孜孜不倦地准备接收下一波重要的信息。


这个时候那边的声音忽然减弱了,还传出来了衣物摩擦的杂音。


吴邪下意识地转头望望身旁。张起灵的表情一下子沉下来,凝神听了一会,最终含着一丝无奈但很果断地摘下耳机,略长的两根手指灵巧地一掰一转,耳机瞬间成了一小块没用的塑料,安静地滚进了废物堆。


他伸手示意吴邪也把他的摘下来给他,吴邪同样心领神会。很快,两人秘密报废了两只耳机,借着前面灌木丛的阴影,离开了隐匿处。


一路无言。


等二人离开后街,吴邪试探性地询问了一下张起灵最近的进展,发现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毫无头绪时,内心的焦急更甚。他匆匆和张起灵在十字路口分手后,一路大跨步奔回家中。


以目前的形势,他们急需一个突破口,而且这个突破口还必须是他们自己挖掘到的。


难。吴邪狠狠地把一捧凉水扑到了脸上,然后一如平常优雅地拿下崭新的毛巾,将脸上的水渍擦干净后,一甩手扔进了垃圾桶。


没办法,总要找一个情绪的宣泄口,哪怕是扔毛巾。吴邪顺手带上洗手间的门,苦笑了一下。



tbc.

评论(8)
热度(19)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