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The best happy ending


在这世界上既无所谓幸福也无所谓不幸,只有一种状况和另一种的状况的比较,如此而已。只有体验过极度不幸的人,才能品尝到极度的幸福;只有下过死的决心的人,才能懂得活着有多么快乐。永远不要忘记,直至上帝向人揭示出未来之日,人类的全部智慧都包含在两个词当中:等待和希望。[注1]


***


你听说过「The Ship of Theseus」吗?


现在有一艘船,我们叫它「特修斯」,也可以叫它「A」。A是一艘航行了上百年的船,曾经经受过各种风雨。当它每有一处损坏,我们就把它换掉。例如A的甲板坏了,我们便换上新的甲板;例如A的桅杆断了,我们便换上新的桅杆。……当A的所有旧的部分都换成新的部分的时候,A还能叫做「特修斯」吗?


现在有另外一艘船,我们叫它「B」。B是一艘新船,每当A有一部分坏掉,我们就将这坏掉的部分换到B的船上。例如A的甲板坏了,我们就将甲板修好安到B上;例如A的桅杆断了,我们就将桅杆修好安到B上。……当B所有的部分都变成了A的部分的时候,B能够叫做「特修斯」吗?


现在有一个乐队,我们叫它「特修斯」,也可以叫它「A」。A是一个由很多人组成的乐队,曾经一起经历过很多。时间久了,大家慢慢离开了A乐队,并且有相应的新成员加入。……当所有原乐队成员都退出了A乐队,A还能够叫做「特修斯」吗?


现在有另外一个乐队,我们叫它「B」。B是一个新的乐队,每当有人退出A乐队,他便加入了B乐队。时间久了,当所有A的原乐队成员都来到了B乐队,B能够叫做「特修斯」吗?


A和B,究竟哪一个更有资格继承「特修斯」的名字呢?


时间不详。地点不详。


这是一条很长的路,四周都只剩下刺目的白光。他拖着疲惫的步伐向前走,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尽头。在经过一片片光絮,身边不断掠过记忆中的吉光片羽时。


他停住了脚步。


「张起灵。」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冷冰冰的,不含什么感情。他觉得很熟悉,可是他不知道那个声音是谁。


张起灵是谁……?


太阳穴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头脑里有什么像一张张胶片一样重现。


坐在大宅栏杆上干净清秀的小孩子;下一秒那个成长了些的小孩子举起长刀割破另一个人的喉咙;雪山深处孤独的身影;……流光溢彩的城市;枝桠繁盛的青铜树;纹络复杂巨大的青铜门。


——这是……我的记忆吗。


「你是谁?」


他缓缓的抬起头来,面前仍旧是一片白茫茫,什么也都看不清,“我是张起灵。”


「张起灵已经死去了。现在,你还能够说明自己是谁吗。」


「现在的你,是谁呢?」


他沉默着,不再应答。


张起灵……已经死去了。


生命终止。身体腐朽,血肉之躯归于尘土——死亡不过就是这样,非常实际的一件事情。


他记得弹片在胸腔里炸开的疼痛,记得没有一颗星星的夜空,记得被血液染红的海水,记得那个人的……轮廓。


……那个人是谁?


……这里是哪里?


“吴邪。”他低着头,突然说出一个名字。他听见那个声音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节,扬起脖颈提高音量问道,“你是吴邪?”


嗓音温润柔软,就算是近乎机械的言语也绝对不会认错的音色。


「你知道吴邪是谁吗。」尾音上挑,「就连自己你也不知道是谁。」


他倏然睁大了双眼。


有什么人痛苦地在黑暗的房间中发怒,嘶吼,回应他的只有空旷的回声;有什么人单膝跪在红毯上,用温柔的嗓音问,愿意嫁给我吗;有什么人靠着墙坐在天台上,脸埋在双臂之间,手指紧紧攥住自己的衣襟;有什么人孤零零地倒在瓢泼大雨中,衣服被血液和雨水染成深色……


同一张脸,同样的声音,压抑的情感;无来源感知熟悉的情景,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的面孔,无论如何也回想不起的记忆。


被绝望撕扯。


“这是什么……”他低着头看着手心,有些痛苦的弯下身子去,“这都是什么……!”


「在你的身后。」


「你看那是什么。」


他一怔,僵硬的转过头去。


那是一副透明的棺材,躺在里面的人有着干净清秀的脸庞,眼睛阖上,眼睫落下细碎的阴影。


那是他自己。


不,这样说并不准确,那是最初的「张起灵」。从面目到身体,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改变,真真正正的「张起灵」。


「他是张起灵。你是……什么呢?」


***


男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打火机,「叮」地一声冒出火焰来,点燃他口中的那支烟。他拿起一支笔,在手指上转了个圈,划了几笔。


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


他沉默着,开始书写一封不知有何意义的信件。


『张起灵:


展信好。


我是齐羽,不过大概你已经不记得拥有这个名字的人是谁了。我负责解释某些对于你可能会感到很困惑的事情的始末。


你的记忆,究竟还剩下多少?


关于你的事情,我了解得并不多,只能说些我所知道的。你的名字是张起灵,你曾经有几位非常亲近的亲人,不过他们已经离开了。说的话像废话一样,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抱歉,每次想到过去,总会是些不太好的回忆。


你会觉得很不耐烦吗。


「张起灵」已经死去了,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那么你是谁?这应该才是最让你觉得困扰的事情。至于过去那些,如果你想知道,可以尝试自己去寻找,虽然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让我来说一说我认识的张起灵是怎样一个人吧——拥有着比任何人都要坚韧善良的灵魂,固执、骄傲、温柔全部都刻在了骨子里。


你的死亡,是出于你自己的温柔。


这也是让我感到诧异和吃惊的。


我们的故事里还需要一个人,他的名字是吴邪——不记得也没有关系,这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但是你的死亡,和你想了解的事情,和这个人脱不了干系。


你还记得「终极」吗?


在长白山深处,某座沉寂了上千年的古墓最底层,在不可莫测的青铜门后——无人知晓的,被你,被其他一些人,称之为终极的东西。


那像是神秘不可莫测的一股力量。


是它救了你。


吴邪同终极做了一些交易——交易的内容我并不得知,但是能够确认的是,张起灵,你又一次来到了这个世界。依旧能够看到太阳,清晨。放弃那些太过沉重的东西吧,不要再一味执着于过去的某些……你的人生,还只剩下几十年的时光。


你的人生再也不是永远停留在二十四岁的时光和面容,总有一天,你也会慢慢地染上沧桑,逐渐变得衰老,最后死去。没有长生,没有尸化,像任何一个普通人那样。


你大概已经猜到了,这并不是属于「张起灵」的身体,它所拥有的,只是同「张起灵」一模一样的样貌、骨骼。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过去的躯体已经损坏,用到了尽头,再也支撑不了你的灵魂。


在你看来,灵魂、记忆、身体,究竟哪一样,才是组成一个「人」最重要的部分呢?


灵魂是太过虚无缥缈的东西,尽管我无法解释你是否拥有和「张起灵」相同的灵魂,不过你和「他」别无二致。现在的你继承了「张起灵」全部的记忆,只是埋在了身体的深处。


拥有张起灵的灵魂、记忆、一模一样的身躯,能不能被称之为「张起灵」呢?


也许比较像过去的哲学家们说过的「特修斯悖论」。


死而复生,这样的事情似乎有些无法想象。


但是,能够接受吧。


吴邪所做的行为我无法理解,但是这是他应该所得的。


——好了,到此为止,让我最后向你郑重的道歉,也可能是我同你说过的最后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我再一次地欺骗了你。


落笔书写这封信的人不是齐羽,我是吴邪。齐羽曾经尝试练习过瘦金体来模仿我的字迹,可是他最后失败了。


我是吴邪。


很难想象,我究竟要拿什么样的心理来面对你。


我之前说过,你的身体中有着张起灵的记忆,大概也可能拥有属于「吴邪」的一部分。


灵魂缺失。


你的灵魂并不完整,有一件事情我并没有说谎,我无法解释灵魂这种太过于虚幻浪漫性质的东西。但是你的「灵魂」中,有一部分……过去,是属于我的。


这是「交易」的一部分。


无论你是否相信,无论我的「爱」到底是什么,请允许我再最后一次无礼地说出一句话。


我爱你。并且也希望日后的你如同普通人一样,正如我所期望、过去的你所期望的那样。幸福的生活下去。


在再也没有「吴邪」的生活里。


不奢求任何答案,不奢求任何可能。


祈祷与你再不相见,就此搁笔。


非常抱歉。


非常感谢。』


男人有些痛苦的加重了喘息,心脏剧烈的疼痛开来。


名为结束与真实的苦楚。


那究竟……会是什么呢?


男人张开口,尝试着深呼吸,在最后署下了名字。


『吴邪,于31/02/2xx7。』


今天到底是什么时候?


……二月,又怎么会有31天呢?


***


三年后。


雪都化了,燕子都回去北方了,树梢上也有了青翠的绿芽。不远处的角落一小堆的木柴被点燃,徐徐白烟升起。


从巷子口走进来穿着松垮衬衣以及牛仔裤的男人看上去衣着不是那么利落,却好像丝毫不影响他整个人的美好程度。他停驻在一家店前,抬起头,看着飞过的白鸽。


又一年的春天要来了。


男人推开琴行的门,店里静了一霎,有人向他打招呼:


吴老师,下午好。


男人轻轻地勾了勾嘴角,点点头示意听到了。有一位年轻的女孩子拿下一个小盒子,轻轻打开给男人看。细声地解释说,这次都是按约定好的尺寸定制的,一定不会再出错。


两枚小小的钉子被男人放在了自己的手心。他拿起一颗看了看,然后接过了女孩子手里的盒子,柔声道,谢谢。


“……下雪了?”男人顿了顿脚步,仰头看着天空,有些讶然。杭州甚少会下雪,尤其是在开春之后。这让他想起多年前在某个常年日光似火的国度的雪。他伸出手去接住雪花,它们便乖巧的躺在他的掌心,像是不会融化。


好冷。


「吴邪。」


他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猛然回过头去,却发现除了燃着烟的木柴没有任何人。男人露出自嘲一样的笑容,抖落肩上的雪花,小心翼翼地低着头将盒子放进左侧的口袋。


凭借眼角的余光,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一个绝对不可能的人站在离他不远的位置。


他怔住了,左手还保持着放盒子的动作。缓慢的抬起头,连呼吸也放轻了来。


突然,整条街都变得非常安静。


静得能听到雪下落和火燃烧的声音。


***


注释:


[0]:章名【The best happy ending最好的结局】。


[1]:出自大仲马《基督山伯爵》。

 

 

 

 

 

The ending Of Bottom Half Part.





不知道算不算后记的东西:


如君所见,全文完结。


感谢大家陪伴小生走过这么长的一段时间,Burning并不长,讲述的是出于平行世界邪瓶二人的另一段故事。区区十几万字概括完这么久的时光是远远不够的,小生是觉得很仓促喇……


Burning,这个名字。不仅仅是文中出现过很多次的小三爷写的钢琴曲,小生想表达的同时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情感——



他们两个人算什么呢?
[一个靠明丽温暖渲染自己丰富多彩,一个靠自虐自毁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Cause your soul is on fire,We gonna let it burn burn burn.
[因为你的灵魂在燃烧,于是我们让其发扬,闪耀,爆炸——任其燃烧。]
[所有的恐惧、迷茫、伤痛、孤独都被揉碎,最后放弃一切,去往最深邃的黑暗。]
将悲情轰轰烈烈炸一场,化作烈焰的燃烧。




最初起笔的时候只是想讲述这样的一个故事(完全不敢承认其实最初构思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下篇中的几章)。因为全文在小生的脑子中最想写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结局……摆脱了宿命的张起灵,还有金盆洗手的吴邪。


所以不得不写完。真正动笔时间不超过一年,但是事实上它已经在小生脑海里旋转快到两年。


如果能够给你带来好心情,如果能够让你喜欢这部作品,那么小生就是再开心不过。


其实应该没有人知道小生是个玻璃心,很容易就被人敲碎了所有的激情。这样一说小生要感谢的人其实超多,在此就不一一列举名字。首先是在某个群里,刚刚回归的小生遇见了大家真是天大的幸运;感谢某几位从小生在贴吧首发开始一直支持着小生的姑娘,每次每次的回复和认真的文凭真的是很让人感动,如果没有大家的话,小生是绝对坚持不下来的。


小生自己是什么样子其实自己很清楚,文笔白烂,剧情苍白,bug层出,三番打脸——就是这样的小生,能够被大家接受,就是这样的作品,能够被大家接受。


真的是,非常非常感谢。


对于一向三分钟热度的小生来讲,今年已经是小生入盗墓笔记圈子内的第六个年头喇,有的时候自己觉得真是非常的不可思议。最后是一个不情之请——2015年,尽管这一年什么也没有发生,但仍然希望它能够让你更加热爱这两个人。


依然希望,大家都在这里,一如既往喜欢着这两个人。


影钦,于13/06/2015.


burning全文地址戳这里!////


已经开始印调喇来戳我(。・∀・)ノ゙

评论(10)
热度(28)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