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留


盗墓笔记衍生文



CP/双瓶


文/安陵影钦


注/慢性时间错位症出自奥德丽.尼芬格《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赠/l @默一境 



Part/2.


张起灵三十二岁。


张起灵十三岁。


***


张起灵睡得很不安稳,他觉得他听到了蚂蚁摔在地上的声音。


有人在厮杀。火苗在燃烧的木柴中炸裂开,发出「噼啪」的声音,火光舔上他的脸颊。他浑身上下都像是在被灼烧,躲避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子弹,以不可思议的姿势和速度穿过人群,手中挥动着半卷了刃的长刀,从不可能的角度穿过一个人的胸膛,溅了一身的血。


来不及擦净眼睫上的血,甚至来不及抽出长刀,顺着尸体的胸腔笔直的横劈开,斩断身边人的脖颈。


一只冰冷的手掌覆上他的额头,被惊醒的张起灵一怔,睁开了眼。


……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在本家从没见过的男人,可张起灵记得他。


张起灵还记得,在某个死里逃生后的清晨,那轮橘黄色的太阳。


“做噩梦了?”男人问。


张起灵抬起头看向窗外的太阳——外面还是灰蒙蒙的,可现在是早春,天晚些也正常,他要五点之前开始今天的训练。


男人覆在他额上的手向上移了移,手指轻微蹭着,似乎在揉张起灵的头发。他依旧神情淡漠,像是看得透张起灵在想些什么,“现在不过寅时正刻,不用担心,你还有时间再睡一会儿。”


「在我带你出去之前,你还有机会再睡一觉。」


可张起灵却并不想睡,甚至扯住男人的衣袖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他低着头,看着张起灵扯住他衣袖的左手,白皙细长的手指上面还缠着宽布条,大抵是绷住伤口用的。“你不怕我么。”


“我记得你,你不记得我了吗。”张起灵看上去有些微的失落,“这里是张家的本家庭院,你怎么进来的?”


男人偏了偏头,没说话。


“我记得你,六年前……你救过我。”张起灵补充道,直了直身子,面对着男人。


“可我不记得见过你。”男人淡淡道,“你刚刚是做噩梦了么?”


张起灵的瞳孔微微睁大——火光燃烧着的庭院,不断倒下的残肢,迎面而来的子弹,纤毫毕露的为他重现梦里的情景。他覆在男人袖口的手有些颤抖攥住那团布料,男人毫不在意,仍然轻轻摩挲着张起灵细软的发。


“我杀了人。”张起灵低声喃喃道,“前天。”


这是张起灵第一次亲手手刃一个人。


那个人同他一样,名叫「张起灵」。张起灵记得,那个人虚长他几岁,留着半长的发,喜欢以兄长自居,对着他总是一副冷嘲热讽的样子,不愿同他交手训练。


可是却亲手教他如何避开剑术的误区。区区几次见面,带他逃训练去捉野兔,捕麻雀,做些似乎很多人都喜欢做的事情。张起灵并不懂这些事情的乐趣在哪里,可是也规矩的跟在那个人后面。


昨天。


他倒在他的面前,高傲的脸上糊着血,平时规规矩矩拢在脑后的发披散开,乱得像杂草。胸膛处开了一个血淋淋的空洞,甚是骇人。只有他的表情始终都是一副傲慢的模样,神采尽失,讥诮的看着他对面同样伤痕累累却依旧站立着的张起灵。


“喂,小鬼。”少年开口,“你的手抖什么?”


手在抖吗。张起灵尝试着抬起右手,可疼痛和疲惫透支了他全部的体力,站立已经是他的极限。他眼睁睁地看着断了手臂的少年一步一步走向他,心口止不住的疼痛,仿佛被刺穿胸膛的人是他。


心口像是血淋淋的被撕开,有冷风从心口吹过,血肉分离。


少年的呼吸粗重,他离张起灵只有五步的距离,在剩下不到半米的时候,他直起身子伏在张起灵肩头,感受他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栗,想笑也笑不出,挑着眼角,用最后的力气嘲讽。


“笨小鬼。”



(「喂,小鬼,你就是张起灵吗?和我同名的张起灵?你管那只猫干嘛?」少年站在树的枝干上,看着张起灵抱着摔伤一只腿花猫,衣服蹭满了泥土,光点透过树叶照在他的脸上,看不清表情,「看上去是个蠢到无可救药的笨小鬼。」)



男人始终没说话,沉默着不打断他的回忆,目光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半晌,开口道。“张起灵。”


张起灵僵了僵身子。


这个名字像是一个带有魔力的咒语。


“别怕。”他的手顺着张起灵的背脊慢慢滑动,安抚的动作,“我在这里。”


窗外传来了鸡鸣,天已破晓。


***


张起灵曾经回到过去,遇见过他自己。在斗里,在张家,或者在其他什么地方。


可是他没遇见过这么小的他自己。


看上去身高还不足一米五五,骨骼细瘦,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多余的脂肪,面色白皙到不符合常理。侧躺在榻上,额头上泌出细密的冷汗,侧着身子左手紧抓住胸前的衣襟,身体几乎颤抖得不像话。


张起灵并不记得自己幼时太多的事情,并不清楚这个时候发生过什么,更不知道这个小孩子在为什么感到恐惧。


「恐惧」这个词,是张起灵的字典中不曾存在过的。


张起灵坐在他的身边,一只手覆上他的额头,温暖的体温让他有些舍不得离开。


原来小孩子的身上都很暖吗,他想着。


小孩子睁开了眼睛。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在他身上应该根本不会存在的表情和眼神。


“做噩梦了?”刚刚那怎么看都像是做了噩梦的模样。


刚睁开眼的小孩目光掠过他看向窗外的天空。


差点忘记了。小孩还有训练。


他似乎对自己并不觉得陌生。张起灵想到,可是他并不记得自己见过比他还要小的自己,也就是说在以后了,他还会遇到更小的自己。


二十岁,十八岁,十六岁。


十三岁。


七岁。


小孩子低声对他说,他杀了人。张起灵自顾自地回想,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时候?


哦,是了,是另一个「张起灵」。他是他的替代品,或者,他是他的替代品。命中注定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最完美的冠冕堂皇的借口,掠夺其他人的生命。张起灵闭着眼,我命由天不由己。


命中注定。


生在狡诈漫长的乱世,看着一个强大的望族愈发的残溃崩离瓦解,看着多少血脉相同的族人自相残杀。


这是「张起灵」必须背负的,这是「张起灵」无法拒绝的。


“张起灵。”张起灵开口唤道,相同的名字并没有让他觉得哪里奇怪。


他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梦。


“别怕。我在这里。”


——就算你梦中的那些东西变成真的,我在这里。


***


小孩子看着张起灵掂了掂他的木剑,问道。“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你会知道的。”张起灵一甩手把手里的木剑扔了过去,小孩子轻跳起一点,抓住飞去的武器,规矩的收在身后。


名字这种东西,大抵也没有那么重要。


「张起灵」三个字像是有毒的蔓草,会紧紧缠绕住他的心脏,一生无法甩脱得掉。


tbc.

评论(2)
热度(12)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