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留

 

盗墓笔记衍生文

 

 

CP/双瓶/张起灵中心

 

文/安陵影钦

 

注/慢性时间错位症出自奥德丽.尼芬格《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赠/@默一境 

 

 

 

 

Part/0.

 

 

“他的精神会始终无意识的游历在生命的各个时间段,精神年龄毫无逻辑变化,似乎一生都在时间的边缘徘徊,在时间的隧道穿梭。”

 

“让我给你打一个比方。”男人紧了紧大衣,低着头解释。“如果你是在他三十七岁时候熟识了他,但是他的精神年龄在二十岁。那么,你将是他十七年后才见到的人。”

 

——慢性时间错位症

 

“多元宇宙是一个理论上无限、或有限个可能存在的宇宙集合,包括了一切可能存在的事物。空间、时间、物质、能量,以及更多。”

 

“在这个宇宙之外,还存在着其他的平行宇宙。”吴邪沉默了半晌,像是想到了什么。“如果有什么人能够做到穿越时空的话,他一定去的是平行宇宙,而不是他所在的这个空间。”

 

——平行宇宙

 

 

Part/1.

 

 

张起灵三十六岁。

 

张起灵七岁。

 

***

 

张起灵醒来的时候身体很疼。

 

黑夜中他什么都看不清,他尝试着挪动着身体,却从胸膛处传来钝痛。他突然想起因为上次练习缩骨硬生生敲断的四根肋骨还没有好完全,现在绑着厚厚的绷带。

 

……这里是哪儿?

 

张起灵挣扎着尝试着站起来,却被什么人压了回去,动作并不重却牢牢的把刚起身的他再次压倒在他之前倚靠的墙角。

 

还有人?……!

 

那人轻轻敲了敲他的胸膛,刚刚好是断裂肋骨的位置。张起灵闷哼一声。

 

“疼吗?”

 

一个各种意义上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好听的男声在空旷的墓道中显得格外突兀。

 

张起灵没说话,略微沉重的喘息着。他的呼吸似乎变得有些困难起来,可是实际上最让他觉得难过的是他现在什么都看不到。男人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低声对他解释:“你的眼睛之前被碎石划伤,我帮你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他不再等待张起灵的回答,动手解开他的衣襟。张起灵按住他的手腕,但是一个虚弱的、七岁孩子的力量对他来讲显然是不够看的。空气中只剩下张起灵因为呼吸不畅而浓重的喘息和布料摩擦的声音,紧接着,男人用刀刃刮开张起灵身上渗血的绷带。

 

“在你昏迷之前倒塌的墓道的碎石砸在了你的胸膛,并没有伤到肺脏。”他的解释听上去很有耐心,声音却冷冰冰的:“肋骨错位,我会帮你重新接上。”

 

在这里……重新把骨头接回去吗?

 

张起灵动了动嘴角,什么都没有说。这点小动作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但是他只是将手指在胸前摸索了一下,然后毫无犹豫的伸出手指用力按了下去。

 

张起灵被突然的疼痛惊的脱口出半声尖叫,但是下半声就因为紧紧的咬住下唇卡在了嗓子里。男人没想到他会惊叫出声,怔了一霎。张起灵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下一秒却落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

 

他的体温很低。

 

真冷。

 

男人是单膝跪在他面前,然后突然将他揽入怀中,安抚一样的动作却毫无温情之意。

 

“在我带你出去之前,你还有机会再睡一觉。”男人低声道。张起灵长得小,抱在怀里又几乎没有什么重量,所以他的挣扎在男人看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阻碍。

 

但是即使是一只蚂蚁在掌心爬久了也会痒的。

 

“……。”他一只手抱紧怀里的小孩子,顺着被毁坏后乱七八糟的青石砖摸索时突然不耐烦道:“再乱动就杀了你。”

 

张起灵并不害怕他的威胁,但是紧接着他感受到男人的手握成拳在他的断骨处作势要敲,立刻缩了缩身体不再反抗。

 

张起灵可以死,但是张起灵不能受伤。

 

「张起灵」没有可以称之为养伤的机会。

 

***

 

张起灵总是会在某一刻突然出现在某个不属于他原本应该在的地方。

 

他出现在圣路易斯教堂,出现在某个不知名古墓,出现在某个荒凉的沙漠,出现在某个毫无人迹的密林。

 

不仅仅是空间的转换,还有时间。

 

他出现在不知多少世纪的欧洲古堡,出现在一艘破烂的帆船,出现在战争后尽是断井颓垣的城市。

 

被时间摆布。

 

这是一种奇怪的病症,但是张起灵并没有兴趣去了解更多。他停留在那个和他并不处于同一时空的地方的时间不会超过六个小时,他不可能在短短的六个小时内死亡,所以他毫不担心。

 

即使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也没有人会发现。

 

直到多年前的某一天,他突然见到了某个家伙,这实在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这次也是一样。

 

小小的他蜷缩在墓道的墙角,眼睛还在向外渗血。灰黑的衣服被血晕开一片深色。

 

张起灵穿着薄薄的布衫,在漆黑的墓道下他无法判断时间,但是有些冷。他走过去,从小孩子身体旁边的包裹里拿出一些比较基本的工具,简单的处理了伤口。

 

「我见过你……十六次。第一次,是我七岁的时候。」

 

记忆里有什么人在说话。

 

张起灵觉得脑子快要炸裂开。

 

小孩子很快醒了过来,大概因为视线被阻挡显得有些焦躁不安。张起灵看着他想要站起身继续走下去,忍不住伸手把他按回了他原本的地方。

 

七岁……那么,应该已经开始练习缩骨了。

 

他思索了一下,伸出一只手弯曲食指在小孩子的胸膛上敲了敲,问道,疼吗。

 

没有回答。

 

小孩子紧紧绞着自己的手指,像是愈发的恐惧不安。但是很快张起灵就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问这个问题,他明显很疼,而且因为骨头抵到肺脏的位置所以呼吸有些困难。

 

没伤到肺脏已经谢天谢地了。

 

「张起灵」命贱,所以比谁都经得起折腾,谁管你疼不疼累不累怕不怕。

 

张起灵不无自嘲的想着。

 

他开始着手帮小孩子接骨的工作,衣服上沾染了各种各样的灰尘和血迹,而且被刮的十分零碎。不过张起灵还是很有耐心的一颗一颗解开扣子,然后掀开他身上渗血的绷带。

 

嘶。

 

再严重一点大概可以见骨白了。

 

张起灵尽量柔和自己的声线,对小孩子低声解释:“我会帮你重新接上。”

 

你不要怕。

 

最后一句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张起灵」没有怕的机会。

 

他看见小孩子动了动嘴角,以为他想要说什么,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于是张起灵不再犹豫下死手一次性将错位的三根肋骨全部按了回去。

 

长痛不如短痛。

 

小孩子惊叫了半声,下一秒张起灵明白他把嘴唇咬破了。张起灵并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经不住疼痛,愣了半霎。

 

对于张起灵来讲,在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已经不惧怕任何疼痛了。

 

毕竟他是「张起灵」,应当如此。

 

但是这个张起灵,他也只是个孩子。

 

七岁的小孩子。

 

张起灵抿了抿唇,将小孩子揽入自己的怀里,动作很轻,尽量呈现出安抚的姿态。

 

希望会让他好受些。张起灵这样想。

 

***

 

张起灵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橘黄色的太阳。

 

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真是温暖得不得了。

 

在他的身边坐着一个男人,黑色碎发,穿着薄薄的衣衫和紧身的黑色长裤,削瘦的身躯,干净纯粹的样貌,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个倒斗的。

 

年轻漂亮的家伙。

 

张起灵并没有发现,这个在他眼里「年轻漂亮的家伙」眉眼中和他有七分相似。

 

年轻人这次的确不是来倒斗的,因为他在来到这里之前正坐在杭州的一家餐饮店。

 

“现在是早晨。”年轻人开口,“我解开了你眼睛上的绷带,没有大碍。会不会觉得太阳刺眼。”

 

张起灵摇了摇头,然后直直的盯着年轻人的眼睛。

 

“谢谢。”

 

年轻人没什么表示。

 

“你叫什么名字?”张起灵仰着头,问道。

 

他真高。

 

年轻人的表情有了些变化,并没有回答张起灵的问题。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张起灵。”

 

tbc.

 

希望喜欢w。

 

因为小生还有其他的坑orz暂时完结不了,先占个tag……

其他的赠文请容小生慢慢来……(跪

评论(7)
热度(11)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