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


吴邪站起身,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吴邪只是律师,张起灵也是一样。


他们需要的是证据,吴邪几乎能想象的出来如果他提出要带谁或谁从这个泥潭里出来,会发生什么。


无条件帮助呵护女孩子、尤其当她还是一个柔弱的欧米伽,这是吴邪的一贯原则,算得上是他自身作为男性所秉持的骄傲。带这个叫云彩的女孩子脱离这里也并不是什么难事,那么,然后呢?


在这里受委屈的人有多少?被莫名其妙的杀害、卷进这场灾难的人又有多少?而这些人又是怎样的?且不提打草惊蛇,赔了一个,帮助了一个,在这里的人成百上千个也许会一并扑上来,最终被啃噬撕咬的一口不剩。


华丽光鲜的外表下,「FALLEN」究竟还有多少未知?


单凭「FALLEN」如此地位,明明是地下灰暗不可见光的地方,却也可以在正经商业中数一数二的娱乐场所,这背后到底有怎样的复杂人际关系也是吴邪可以想象的出的。


就算他们是什么赚钱做什么,什么违法做什么,但是如果如此仍能屹立不倒……


到真正实际上去涉及、去进入到这次的案子中,吴邪才发现。


他想的太简单了。


张起灵发现的那些「证据」,包括加西亚的那些资料在内,难道真的只有他一个人注意了?其他人、包括国家公安部门在内,大家难道都是无知无觉的瞎子?


也许曾经有人发现过?然后这些人在浑然不知为何的时候就被抹杀掉了?亦或是最后放弃了?
这些心理活动用掉的时间不多,在长达半分钟的沉默后他突然被人用力一扯——


张起灵在他的颈侧耳语:


“你怕了?”


不……


吴邪的眼神是张起灵没见过的。


那种极具侵略性、血腥感、但是又或者还要更复杂,掺杂了兴奋、无措或者其他的情感。


张起灵本身是一个表里如一、对情感的揣度以及人与人的交往并不擅长的人,因此他总会去更加擅长于观察,以及尝试着去明白他人的想法。


他所知道的吴邪很优秀,很温和,出于职业习惯所以考虑事情也会很全面。但是他以为这样的人普遍都是喜欢由理论出发、凭思维去推断,而不是具有强烈攻击意识的。

他不明白现在的吴邪。


根据他所知道的吴邪经历,吴邪是从未真正彻底的掺入过一场地下案件的,更不要提是连确切的证据都没有……全无优势的案子。所以他不否认这次来的目的的确只是让新人感受一下。

但是似乎他获得了更意外的收获。


和张起灵分手后,吴邪决定回家重新整顿一下目前能够得到的任何线索,包括过去某些加西亚的事情。不过可能需要某些的人帮助……他正在想着事情,所以推开家门的时候并没有太注意。以至于在他没有看见离开家门前自己穿着的蓝色拖鞋的时候,他决定到卫生间去找。


“别找了,到鞋柜里去拿一双新的吧。”


“我原本的那双呢?”吴邪以为是家里的管家,后来拿出新的一双拖鞋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这个时间已经是半夜了,管家怎么可能还不离开?——“谁!?”


“因为你原本的那双大概现在正穿在我的脚下。”


在夜晚,客厅里又没有开灯,吴邪看不清站在他面前的男人的表情,但是却清楚的看到在他的肩上几颗闪闪发亮的星星。


“解中校……”吴邪几乎是咬着牙吐出三个字。


是解雨臣。


当初一声不吭就走掉、然后把自家所有事情都丢给吴邪处理的人就是他,吴邪现在有些恨不能掐死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他这个发小自小学戏,是东方的一种剧种,师从二月红,师父给他名字叫解语花。在第二性征觉醒之前,他的家人、朋友,也包括吴邪,都以为这个男人会报艺术学院。


所以到头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是一个阿尔法一直隐瞒自己的性征,将自己伪装成贝塔不说,还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毫无预料的就去报了军校而已。


男人在吴邪看得到的基础上偏了偏头,伸手去打开灯的开关,笑着纠正:“是上校。”


啪。


俊秀的脸庞,身上披着标准的纳维安军服,肩侧是三颗闪闪发亮的星星。只是外衣解开,就连衬衫也没有规矩的扣到顶端。配上他那张脸,这样看来,反倒是带着更加致命的吸引力。就是这样的家伙,现在正眯着漂亮的眼睛盯着吴邪。


“你又晋级了?”吴邪一愣,他今天在外奔波了一天,再加上刚从黑市夜总会那种地方出来,和眼前的人进行对比难免显得糟糕。


披着上校军服的男人耸了耸肩,蹲下身从衣柜里重新拿出一双拖鞋扔在吴邪面前:“进来说,难道你还想让一名军人为你穿上鞋子?”


吴邪上次见到解雨臣还是在两年前,没有机会说上一句话,那个时候的他也是刚刚从边境归来回到首都受到嘉奖。解雨臣二十岁从军校毕业,因为那之后不久爆发了邻国内乱。纳维安领导人决定出兵援助,解雨臣作为优秀的军校学生成为了其中之一的志愿者,一战三年。

没有什么教育比残酷的战争更能够让人领略战略技术。


最后一役两天三夜,身为上尉破格拥有的军队仅三百人的军力,敌方中心叛军五千,以寡敌众,后无援兵。年轻的上尉救出被所有人判定死亡的皇室继承人,沉稳的走出战场。除了身上沾染的灰尘和血迹,他依旧带着贵族一样的高贵和傲慢,不怒自威。


而那之后,解雨臣便被纳维安奉为传奇,破格升为中校。那个时候的他也不过二十三岁,成为这个国家最年轻的优秀将领之一。而现在二十五岁的解雨臣已经是上校……


看来,这位现在是纳维安历史上最年轻的上校了。


“你怎么回来了?我没听说最近又要大张旗鼓的褒扬谁。”吴邪把西服外衣挂到衣架上,开口问道。


同解雨臣相比,同样身为优秀男性阿尔法、二十六岁的吴邪先生就黯淡了些许,只不过是在从中学毕业后吴邪选择了研习政治法律、而解雨臣选择了军校而已。如果吴邪当初也同样选择从军的话,大概他和解雨臣也相差无几。


不过事实上,像吴邪这个年纪就名扬全国的律师也少的可怜。


“因为不满意现在的顶头上司,所以我决定给自己放三天的假期,这几天大概都要住在你这里。”解雨臣回答,“三天之后,我会去赫尔辛的某个学院挑选毕业生,然后由我教导他们三个月,最后编入我的军队。”


吴邪喝了口水,“竟然让你来做教官……那还真是便宜了这届毕业生,到大名鼎鼎的解上校的部队去是多求之不易的机会。对了,那你现在的顶头上司是谁?”


解雨臣笑了笑,编入他的麾下要吃的苦头可不少,都不知道该说这群学生是幸运还是倒霉了。

“目前十二位中将中的某一位,不幸的是刚刚巧是和我不合的张海客。”


解雨臣在刚成为中尉、同时也是三年战争的那个时候,曾经在当时还是少将的张海客手下待过一阵子,总之不是美好的回忆。


吴邪刚喝下的一口水差点呛出来,“谁?张海客?”

“怎么了?”


“我记得,张海客好像是张起灵哥哥的名字……?”


解雨臣有些无奈,“是,他有一个比他自己出名得多的律师弟弟。”

张海客为人低调,不事张扬,导致多数人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没什么……就是觉得巧,因为我最近在和张起灵合作。”


听完吴邪的解释,解雨臣的表情有些微妙,两个知名律师的合作还真是前所未闻。他并不了解张起灵,但是早在几年前就听说过他的名字,也经常从吴邪的口中听说这位他的崇拜对象。

 

“脾气不是很好的家伙么?他哥哥就是脾气很差劲。”


“不,挺温柔的,只是不喜欢笑。”吴邪嘴角微微上扬。


当然,如果吴邪给出的评价被某个常年和张起灵搭档、带着黑墨镜的家伙听到估计会笑到肚子疼——这是后话了。


“很棘手吗?”解雨臣撑着下巴问吴邪。


“可能是关于加西亚的,人体器官贩卖和烹饪。”


解雨臣似有似无的冷笑了下。


军事和政治,纳维安一向分得很清楚,除了这届身为元帅的张启山同时掌握着军权的百分之百以及政权百分之三十,就没有什么人再能够同时操控军政了。至于这个加西亚,几年前早就被人传到没趣的事情也没有多大意思,倒是一个小内幕。


当初他放出威胁说会让张起灵得到「下场」的时候,是张海客去找了张启山。但是事实上如果除去性征歧视这点,加西亚还是很优秀的政治领导人,之前出兵援助邻国也是他最初提出的建议,出于特殊考虑张启山也并没有下多大的死手。


总之是一个很糟糕透顶又能力卓越的家伙就是了。


“小花,你认得公安部门的人吗?”吴邪想要打开电脑准备一下资料,却被解雨臣按住,意思很明显:先睡觉,其他事情明天再说。


“你要查什么?”


“加西亚……不,近三年来所有的解剖杀人案以及过去所有涉及欧米伽烹饪的事件。”其实吴邪原本想说是查加西亚,然后突然意识到像他这种身份的人档案上不可能有任何污点。


而另一边。


“我说,和吴家那位小少爷谈的怎么样?”手机里某个不正经的家伙用着不正经的语调问道。

“他很优秀。”张起灵毫不吝啬的给予评价,然后听到对面的人带着诧异和了然意味不明的拉长语调「哦」了一声。


“明明只是个律师非要去做警员的工作,你是不是太敬业过头了?”

“还有更重要的。”


他一向说话意简言骇,大概目前来讲也就黑眼镜能听懂他这种没头没尾的话。我们补足主谓宾定状语,把这句重新串起来连接一下:在身为律师分内与分外之前,还有更重要的是一直以来为社会歧视和舆论所做的事情。


那之后张起灵又简单交代了一点其他的事情就挂断了电话。


其实想暗地里解决掉加西亚并没有那么困难,但是该死的是这位就像是矛盾体,没有人否认他为人的恶劣程度,也没有人能够否认他在政治军事方面的天赋和常人无所及。再加上其实张起灵本人很排斥依靠他自己的家族的事情,所以既然他想玩也没人拦得住他。


黑眼镜坚持认为不能让张起灵一个人去做这件事,当然不是担心他的安全,毕竟能伤到张起灵的不是人,那根本就是神。一定要找个原因的话,大抵是这件事各方面有点复杂,而且有个能力强的帮手总不会差。


这个帮手的要求很高,首先他要有足够的背景能够让加西亚无法撼动他,最好带点黑色色彩;然后他需要足够的能力和智慧;最后他需要基本的法律知识基础。这个人黑眼镜物色了没有多久,就瞄上了吴邪。


在很久很久以后吴邪问黑眼镜当初为什么选他做张起灵的搭档的时候,黑眼镜非常简单的回答:「首先你是吴邪,是个好人。然后你不蠢,是个好人。最后你是法学系毕业的,是个好人。」


至于吴邪感觉到自己中了好人卡三连发之后欲掐死黑眼镜而后快的事情,就是后话了。

tbc.

评论(2)
热度(17)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