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新年贺文,取了个最常见的名字。还有就是其实这是小学毕业之后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写小说了……但愿……不会出甚么问题……orz。其实这篇也是在小生初二的时候就写好了,这次只是拿出来改了改(喂,而且小生没太看过沙海……希望大家会喜欢w。



二零一五,静候灵归。


原著向衍生贺文段【静候灵归】














起灵:


展信好,见字如面。


我并不经常写信,像这样一本正经的记录些什么几乎是毕业后就没有过的事情。但是今年我觉得,我有写些什么的必要了。


第十年,我同小花上了趟长白,有带护目镜。因为雪盲摔下雪坡的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往年都是胖子陪我的,今年不同。胖子终于娶了个媳妇,有人在家等着当然不同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夹喇嘛这样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是不接了,多大的油斗也不去。想来,自从云彩死后胖子似乎也没再下过什么斗。零九年末的时候,我去尼泊尔做些交易,归途中被人下套去了墨脱,才算把他从巴乃那山坳坳里挖出来。


过年嘛,胖子说要陪我上山,我说不用,赶明个儿胖子你把你那只花鹦鹉送给我就成。顺带一提,胖子洗手后整天靠着往些年在潘家园攒下的积蓄度日,倒也够他这辈子连着下辈子衣食无忧了,快活着呢。养了只花鹦鹉,通人性的很。到底胖子听说小花陪我,这才留在家里歇着陪媳妇。


小花啊,京城小九爷可不比常人,忙得很,过年也不见得闲。说起来,解霍两家订下一桩姻缘,秀秀和小花倒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婚礼要等开春后。


从杭州到长白用了挺久,可能也没多久……时间概念于我确乎是越来越薄弱了。我却是发现了件奇怪的事。


靠在车的背椅上,扣着帽子,双手交叠,双腿向上弓起。可以听得到自己的呼吸,感受得到自己的心跳,触摸得到自己的脉搏。这所有的一切,让我是如此清楚的认识到,我还是活着的。可是我分明记着这是你的惯用坐姿。小哥,你感受得到你活着对么?你能真切的感受得到,你是存在着的,不是什么人的幻觉,对么?


你实在是个太过温柔的人,这种事情是谁都察觉不到的、你自己更无法了解。被这样温柔的你所救赎过的人有多少呢,我也不过是其中之一。你曾经陪伴在我的身旁,我们曾经一起经历的一切——即使你忘却,你消失,我死去,还是其他如何,这些绝对的事实都是放在那里的,不容任何事物的更改。


「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想起年轻时的事情还不免想发笑。时至如今,事至如今,对于你为何一直执念于过去与记忆我还是不能完全的明白,就像我依旧不清楚这些年来我在找寻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对我有什么意义。


或许这于你才是经历怎样漫长的时光都无法抹平的……不过无所谓了。


……


廿七日白天,二叔便叫我回长沙。终究是不愿我在山上过除夕,的确是不符合常理。而事实上,我也不过在吉林呆了一天没到而已。我没有往长白深处走,毕竟也再找不到那条密道的不是。……还有,吉林,真的很冷。


张起灵,过些日子我会再来。我就在这里,不会离你太远。


吴邪,


于乙未年正月初二长沙。


























其实这是信里的一小段。


中间的那个省略号省略的是信的一大段内容(喂










新年快乐!


2015年,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幸福下去。



评论
热度(9)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