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Fallenbehind


为着追求光和热,将身子扑向灯火,终于死在灯下,或者浸在油中,飞蛾是值得赞美的。在最后的一瞬间它得到光,也得到热了。[注1]


***


首先整理一下目前已知的线索。


2xx0年4月,邪宁订婚。同年9月,张家人带队到青海格尔木。同年10月,张起灵接受裘德考的人体实验并与吴邪结识,吴三省失踪,张海杏死亡。同年11月,吴邪踏足云顶天宫。


2xx1年,吴邪先后接管吴三省的盘口,以及到尼泊尔交易、回国途经西藏墨脱。同年7月,张瑞珉的「周玿璟」身份出现。雷哲·威尔森贩毒罪行曝光。


2xx2年,具体时间不详。黎簇苏万被卷入事件,与吴邪、解雨臣等人同一阵营。


2xx3年4月吴邪与张起灵相遇。同年6月,雷哲·威尔森被宣判无罪释放。同年7月,邪宁婚礼,雷哲·威尔森失踪,阿宁再次涉足秦岭。同年8月,阿宁暴露身为阿尔法的第二性征,裘德考死亡。黑眼镜第一次掺进秦岭事件。同年10月,张瑞珉死亡。


让我们重新从另一面认识一下这个故事发生的起始与过程。


在最初的2xx0年前——


张起灵从齐家回到张家,久居上海。后到德国留学,与黑眼镜熟识。齐羽的父母为躲避齐家内乱逃至英国。


张起灵「打开」身为欧米伽的第二性征。


齐羽回国,同年,解雨臣接管解家。张起灵先后涉足西沙海底古墓、长白山云顶天宫、青海格尔木等地。吴三省第一次到达西沙海底古墓与长白山云顶天宫。


张起灵涉足西藏墨脱内部,张瑞珉与陈雪寒相识。


吴邪「打开」身为阿尔法的第二性征,同年,齐羽与黑眼镜熟识。一年后齐羽「打开」身为阿尔法的第二性征,张起灵与雷哲·威尔森结识。


2xx0年5月,阿宁「打开」身为阿尔法的第二性征。同年7月,吴三省暗线联系设下圈套。10月,张海杏被囚禁,与雷哲·威尔森熟识。11月,吴三省第二次进入云顶天宫,死亡。


2xx1年,张家与解家利益冲突。解雨臣帮助吴邪在吴家站稳。后开始筹划一件「计划」。


2xx2年,吴邪开始暗线实施,掺进张家部分管辖范围。


2xx3年,开始对张起灵的第二性征变化的实验。


***


吴邪觉得室内空调打的有点高,于是脱下了外套,把它挂到衣架上。


张起灵坐在沙发上正对着门的位置,一条腿很有分寸的架在另一条腿上,原本交叉放在身前的双手向后搭在沙发靠背上,冷冷地看着他。


“你都知道了?”吴邪毫不在意他的目光,口中叼着烟又解开袖口的两枚扣子,左手上缠绕的绷带露了出来。


事实上在那辆银白色摩托出现在视线以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张瑞珉必须死,只是吴邪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就真的毫不闪躲,更没想到的是他身上还带了炸药一类的东西。


长久的压抑早就快使吴邪失去了全部的耐性。


张起灵并不在乎欺骗和利用。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世界上本来就没有欺骗和谎言,任何的存在形式都与背叛无异,而背叛和利用又是齐平的。让他感觉刺眼的是吴邪左手臂上的白色绷带,他还并没有忘记这伤是怎么受的,又是因什么而起的。


就算两个人从未承认,但是无可否认的是吴邪和张起灵的关系原本就和架在针尖上的玻璃天平别无二致,摇摇欲坠随时有摔得粉身碎骨的可能。


能走到这步也就没什么还想再说再解释的事情了。


吴邪可没那个心情和实力同张起灵去拼命,他对自己和张起灵还是都很了解的。也算是笃定张起灵不会杀他,至少现在不会,以后就说不准了。


大概因为张瑞珉的死吴邪还能再感叹一句,张起灵果然是没有心的。


吴邪走到张起灵的面前低语,浓重的烟草味道分不清是信息素还是他自己口中的,“要和我算算吗?”这话是在张起灵耳根说的,他偏头就可以看见吴邪脸上暧昧的笑。


Fuckinghell!


张起灵拽住他的衣领扯到自己的面前,鼻尖几乎要碰上鼻尖,表情却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吴邪也任由他动作,不做任何实质的反抗。和那双带刺的黑眸对视,吴邪感觉他的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隙中一字一字挤出来。


“算,我和你算清楚!”


张家和吴家这其中波折不足为外人道,可是莫名其妙被卷进的人算什么?


他不死,就是我死。


开什么玩笑!


吴邪拉开了一点距离,猛地把手上剩下一半还在燃烧的香烟按进张起灵裸露的锁骨处捻转,光洁的皮肤上在接触的一刹那不消一秒便蔓延出一小片红痕,张起灵眼睛都没眨一下甩开吴邪的右手,烟头被打落到地上。


他不在意,自顾自地抬起受伤的左手,手指在他的唇上轻轻摩挲,声线柔和甚至带了些无措和莫名的情绪在里面,就好像和刚刚的动作完全无干:“很薄。”


唇薄如刻。


这样的人都很薄情啊。


吴邪攥住张起灵的手腕把他整个人压进暄软的沙发,手向下移动探进下摆温柔的抚摸,然后猛地撕开他衣服的扣子。


「再受到什么伤害你这条手臂可能就要废了。」


让那些去死!


张起灵被压在下面还是没什么表情,最多是想处理一下锁骨处的烫伤。烟头只是表面温度就可以达到二三百摄氏度,说不疼那是假的。


不是他不想反抗。


他用不上力。


用指甲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倒是从不在意这种事情,可是这也不意味着他会接受,“放手。”


吴邪看都没看他的眼睛,对他的话也是充耳不闻。右手压制他微弱的动作,左手拽过桌上的水杯就往张起灵身上浇。


“放手!”


张起灵说话的同时头上方的水全部倾倒下来,水杯被吴邪甩到一边,狠狠地撞上了什么碎的清脆。


吴邪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里像是数九寒天。


冰冷的神情与不知名的狂热。张起灵的眼睛被水蛰到睁不开,水顺着发梢往下滴落,被撕碎的衣服湿漉漉的紧贴在精瘦的身体上很是狼狈。吴邪也不见得衣冠楚楚到哪儿去,衣衫大敞,半挽起袖口,露出紧致的胸膛。


吴邪低下头,伸出舌尖抚慰在之前被他用烟烫过的地方。被水一冲,烟灰也早就清干净了。


这两个人都不可不谓之性感,这也的确是个很让人血脉喷张的景象。


如果除却诡异的气氛的话。


画面定格了两三秒,等到张起灵勉强可以睁开眼睛,他突然伸手去扯吴邪受伤的左手,吴邪疼的皱了皱眉,这直接导致两个人一并从沙发上跌了下来。


然后就是没有停止过撕扯的翻滚。


两个人的接吻与其用「吻」这么温存的说法来形容,不如说更像是野兽之间的撕咬,完全不知疼痛。索求急迫没有犹豫,导致两个人口中都弥漫着血腥味。整个房间只是充斥着男性的喘息,目光冷静却又充满欲望。


真是矛盾。


他们需要的是身体上的结合。


张起灵不明白吴邪在想什么,更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


他挣不开吗?


张起灵不知道,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他甚至宁愿把所有的错归咎到第二性征上。


吴邪压制不住张起灵,他自己也知道。但是他没想到张起灵竟然还真的打算反抗,一番撕扯下来,等到吴邪终于再压到张起灵身上的时候他连嘴角边都挂着血迹。吴邪狠狠地吐出一口血沫,也不知是被打的还是撞到了哪儿。


简直像是一种巨大的压迫。


“张起灵,你听好。”吴邪出声,和之前一样的冰冷,“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无论你是以什么身份,什么背景存在。


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如果要逃……”


吴邪用膝盖挤进张起灵的双腿之间,感受到他和自己一样的炙热。又俯下身封住那两片薄唇,长时间的深吻吮啜,只是越来越让他恨不得把身下的人撕咬干净吞下去。


终于算是多了那么些温存的味道。


手指在四处肆虐,到后面私密的地方来回打转却也没有实实在在的进去,两具完美的躯体挤压在一起。不停的亲吻、安抚,还有摩擦在小腹的炙热,唤醒了属于阿尔法与欧米伽最原始的吸引。张起灵用手臂遮住眼睛,毫不躲闪。


这是最后一次了。想到这,吴邪难得的竟然感觉到他自己的心脏在疼。


不是早就明白了吗?


吴邪抬起张起灵的双腿,甚至将细密的吻落在了光裸的足踝和脚趾。眼神像是沉醉,却又绝望得让人透不过气。


他挺身进入了他。


吴邪就在他的眼前,他可以感受得到火热的唇舌,甚至是身体里的形状。可是带来的只是无尽的空虚和无法言喻的不真实。


毫无怜惜留情,每一下有力而不真的顶入。张起灵被刺激得厉害,竭力抑制着痛苦的吟咛。每一声都带着那么些揪心的感觉,全部都在真正出嗓子的时候就被掐断了。吴邪亲吻着张起灵的身体,白皙的肌肤像是没有血色。他的动作带着浓浓的爱意,和神情判若两人。


吴邪并没有获得任何他想象中的声音。


吴邪缺情人吗?怎么可能。


他只是想要这个人,只是这个人,渴望的快疯了。只想让这个人只在他的身下为他辗转呻吟,要他冷漠的眸子只为他染上情欲的色彩。不带有任何伪装的性质,怎么样,你怕我吗?


你怕吴邪?


开什么玩笑!


“你以为你算什么?你还不就是……”


张起灵冷汗津津,他觉得眼前有什么炸开来,他听不清吴邪在说什么。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吴邪不知道他是否是说了什么,他只觉得难受的要命。


负面情绪像是要爆炸了。交合处不断发出淫靡、让听者面红耳赤的声音,真正经历着情事的两个人明明是全心投入,却又像是全无快意。


满心苦楚。


没有爱,没有温暖。


这只是一场畅快淋漓的感官游戏。


一直粗暴的动作停滞了片刻,吴邪扣住他的肩胛,俯身在耳侧接着把刚才的话说完:


“如果要逃,就滚的远远的。”


吴邪也不知道自己在想着什么。


「你以为你算什么?你还不就是仗着我爱你。」


焚心似火。


“今晚之后,要走,要死,都随你。”


他感受到身下的人一怔。


像是放弃了一切。


***


注释:


[0]:章名【Fallen behind末路沉沦】。原句为[She's fallen behind],出自Avril Lavigne《nobody's home》。


[1]:出自巴金《日》。


[2]:最后一整章是一起下来的。这段工口的东西到底是发生在张瑞珉死后的多久可以自行揣度。如有雷同,纯属撞鬼。






The Ending Of Upper Half Part。

 

 

 

 

 

 

 

上篇后记:
……感谢看到这里。
张爷和小三爷的冲突到底是出在哪儿呢小生也说不太清楚(望天花板)小生想说的是这么几点:
第一,小三爷是真的把张爷玩了一把,不过他好像不知道把自己栽进去了(喂。
第二,张爷是真的喜欢小三爷,初恋不要怀疑。
第三,张瑞珉在背后有小动作。

评论(2)
热度(14)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