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忘了lo更新这码事了……

因为是联文,除了cha0之外的偶数章作者是@暮霭沈迷† 

其余是小生负责(喂。

 

Chapter.2


而剩下的几张资料上面是满满的加西亚•修的文字介绍,关于加西亚其实吴邪有了解。在他还没毕业的时候这位有着严重性征歧视的国家上层曾发言表示只要给欧米伽一点点权益就好了,毕竟他们只是生育工具云云。


那之后没有多久就因为图尔萨-瑞奈案之后爆发的新思潮运动而抨击,受社会舆论谴责。最初加西亚并没有在意,声称图尔萨-瑞奈案尚存不确定因素,并且扬言会给张起灵好看,结果却不了了之。最后闹到不可收拾的底部当众下跪道歉以及承认自己的不平等思想和错误,又是为欧米伽权益维护捐钱又是提拔几位欧米伽官员的职位,一番表面动作后终于算坐稳了自己的位子上。


吴邪迅速地扫了几眼,就放下了资料。


“看完了?”张起灵瞥了一眼他,神色平淡。


吴邪放下资料,点了下头,以示肯定:“你怀疑是加西亚?”


张起灵并不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


……好吧这个问题够蠢。吴邪面带微笑,嘴角略微僵硬。


可是气场绝对不能输啊。


“并不能完全确定。”张起灵拿过资料,放回文件袋,眯了眯眼。


吴邪沉默,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气场强大到不可忽视的男人。


果然关注点总是不自觉地落在张起灵的身上。


“什么时候开始调查?”吴邪定了定神,算是继续正题。


“现在,”张起灵的语气带着无以言喻的轻微掌控感,又眨眨眼想了想,语气放缓,“如果你方便的话。”


“好。”吴邪露出一个招牌式的露齿笑容,看见张起灵先起身往外走,也大大方方地跟了上去。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大家各自表面上客气,也能配合默契。吴邪内心瞬间宽慰了不少,笑容安安稳稳地继续挂着。


……绚丽,奢侈,昏暗变换的灯光照亮整个大厅。


甜腻的气息,暗涌的情潮,空气中充斥着令人无法呼吸的暧昧因子,各色各样的阿尔法和欧米伽脸上沉溺的神情,仿佛在宣示着自甘堕落……堕落在这暴露的夜色中。


花果香混合着欧米伽信息素的气味,在这家名为FALLEN的夜总会里,赤裸裸地挑逗着所有阿尔法的神经。


吴邪艰难地咬咬牙,转过身呼吸了一口来自店门外的新鲜空气。


这是工作时间。他皱着眉头转过身,强迫自己熟悉那股甜蜜过度却令人几欲冲破底线的气味。


“这里喷了催情剂,”张起灵淡淡地看了一眼吴邪,隐含意思是你受不了也正常。


吴邪这才注意到张起灵面不改色心不跳,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


好定力……吴邪面露惊叹之色,想起自己刚刚手忙脚乱、满头大汗的窘样,不禁尴尬地低下头。


张起灵仍然是不客气的走了进去,丝毫没有顾忌身后窘迫的吴邪。夹杂着辛辣和焦糖味道的烟草香使张起灵的回头率一路飙升,许多面容妩媚穿着性感的欧米伽纷纷留恋地看着那个深蓝色举止从容的背影。


吴邪镇定下来,打量四周,脸上挂上了自然的微笑。


重在沉溺的自然甜熟的雪茄味道,令人感觉很舒服。信息素的味道和吴邪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儒雅风度也好好地为他增加一层魅力值。


混夜店就要有个混夜店的样子,为了工作混夜店也不例外。


吴邪一直信奉最诱人的不是花花公子,而是不花的公子。整了整领带,闭眼一头扎进绚丽的灯光和流动的夜色中。


……


“FALLEN果然是黑市最出名的夜总会,欧米伽的质量也是一等一呢。”旁边的阿尔法赞许地望着怀里苍白着脸颤抖的女孩,她的五官很精致,身上还有清甜的花香。他的口气却是身为阿尔法的特权般的高傲,笑容仿佛轻蔑着所有的欧米伽。


在纳维安这个拥有明显性征歧视的国家。


所有人都默认着欧米伽只是某种取悦阿尔法和繁衍后代的存在。


他的手缓缓地抚上女孩漂亮的瓜子脸,猛地逼迫她抬起头,注视着她,目光里满是粗暴的欲望。女孩睫毛微颤,显得楚楚可怜。


吴邪皱着眉头别过头。这里散发出的劣质调情的味道让他想吐。


身后传来女孩压抑着的呜咽和那个阿尔法粗鲁的吼叫。


“哭什么哭!本少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自己看看,这里比你性感的欧米伽有多少!你一个姿色平平的小丫头能在FALLEN混到今天的位置还不是本少爷的恩惠么!”说着,那个阿尔法已经气氛地捏着可怜女孩的脸将她摔了出去。


吴邪蓦地睁大了眼。


作为一个欧米伽主义者。


他缓缓站起身,走到那个阿尔法面前。一股类似于硫磺和臭鼬体液混合的味道扑面而来。


“啧。”吴邪厌恶地瞥了一眼他,“真是劣质的气味阿。”


那个阿尔法果然怒气冲冲地回过了头,想要一把抓住吴邪的衣领。一只骨骼分明的干净的手捏住了他的腕骨,不动声色地用力……


“啊!”原本怒气冲天的阿尔法发出一声哀嚎,眼神一下子黯淡软弱起来。


……张起灵无疑是行动派。


吴邪愣了一下,望向半道杀出的张起灵。那家伙仍然是一副淡定的模样,放开那个阿尔法的手腕。


吴邪这才注意到他拥有两根比平常人更长的食指和中指。


所以这是那个家伙的特权还是什么……吴邪幽幽地想着,关注点又被带跑了。


张起灵回过头,看见吴邪正若有所思地盯着他,一言不发地看向他身后。


那个可怜的欧米伽女孩还在哭泣,一张画着淡妆的小脸被泪水模糊得七七八八,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


“你叫什么名字?”吴邪笑容依旧,两腿弯曲让视线和女孩子持平,“我叫吴邪。”


“云彩,”那个女孩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吴邪哥哥笑的真好看。”


“哈……”吴邪一愣,望着这个甜甜的小女孩,“云彩也是……”


“吴邪哥哥不嫌弃云彩就好,”她的笑容中带着感激的味道,吴邪心里莫名地心酸。


“吴邪哥哥第一次来么……这里很可怕哟。”怀里的云彩忽然再次抽抽噎噎地哭泣起来,水汪汪的眼神看向另一端走廊的暗处,神色空洞。


那里。吴邪眼神里略过一层强烈的波澜。


阴暗的走廊深处,泛着死亡的奢靡和腐朽。

 

tbc.

 

评论
热度(11)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