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绝代


前:因为写这篇的时候在单循哥哥和梅姐的芳华绝代……所以就这个名字了。

在第二章时候写的番外……就一并放到lofter了。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凡事都有因果,然后命运会坚持着重蹈覆辙。】


【如果没有苍白的承诺,如果没有坚守的对与错,最后会不会真的荒谬苦涩而没有结果。】


【将所有的畏惧都堙没、随流逐波,总有一天会厌倦的。还是要感谢上天,能够让我给你一隅停泊。】

 

  吴邪做了个梦,有些冗杂的梦。


  他看见自己坐在昏睡的张起灵身边,看了好一会,然后俯下身慢慢吻上了那双淡的几乎没有血色的唇,很凉,像他这个人一样。确切的来说,这算不上一个真正意识上的吻,因为它只停留在嘴唇贴着嘴唇的动作。吴邪觉得那大概是在初识后没有多久的事情,说不清楚这是回忆还是拟造出的梦境,他只记得最初在还没有表白之前,不敢对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实则随时可以拿起古刀砍人的小哥造次,只好在对方没有意识的时候偷偷的吃上几把嫩豆腐,然后会高兴好一阵子。


  视觉又突然转换到了在沙漠的时候,张起灵站在他面前说了一个长达四十一个字的长句子,然后他对他说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只是片段,梦里很模糊,吴邪只记得那天夜里篝火燃烧木材噼里啪啦的声音和张起灵喝过凉掉的酥油茶后依旧冷的像带着冰渣的声音融合在一起,然后就那么消失了,又转到在陨玉外面,陨玉青黑丑陋,无数的孔洞像眼睛一样,看的人头皮发麻。吴邪在外面等了整整六天,拖把很显然已经不耐烦,终于带着人走了,只剩下吴邪和胖子两个人,画面很清晰,他看到自己的脸上,满眼的绝望。


  吴邪猛的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手心里全是汗。身边没有人,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面的人应声看向他,问道,“怎么了。”


  张起灵的眼睛里似乎始终都带着迷蒙,就像是每一刻都是早上刚起床的时态,但是在外面好像又不是这样子,在斗里的话更不是这个样子,吴邪说不清缘由,他只知道半开半闭的眼睛是张起灵的一个习惯,那也只是个习惯,因为习惯了这种眼神,所以在他人看来那双眼睛的确很漂亮,波光里面却带着无限的轻蔑。


  “没什么,只是梦到了几年前在沙漠的情景,后来又跳到了陨玉。”吴邪笑笑,自觉将最初的一段省略,然后跳下床,拖鞋都没有穿的走过去,从后面拥住那个单薄的身体,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张起灵穿着睡衣,日光照在他身上看上去整个人都柔和了很多。最上面的几颗扣子没有扣,若隐若现的露出锁骨,带着一两个紫红的印子,将昨晚发生的事情暴露的一干二净。吴邪看着他,装作神经质的嘿嘿笑了两声,抱着怀里的人又啃了几口,含含糊糊的问,“看什么呢小哥。”


  “日出,”张起灵答道,顿了一下,又说,“不过已经过了。”


  吴邪啃完了还没满意,扳过他的脸打算亲上去,张起灵也没太明显的反抗,推搡了几下,脚底下一打滑倒了下去,吴邪哎呦了一声及时用手托住了张起灵的后脑,另一只手撑在了他的耳边。


  等到他缓过神,才发现现在的姿势是有多暧昧,很有强X的味道。 吴邪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小哥…那啥…你要是想看日出的话,明天我陪你一起看怎么样?”


张起灵还是一脸淡定,也不应话,眼睛也只是幽黑幽黑的盯着他,吴邪忽然想起,这双眼睛似乎就是他最初的沦陷。张起灵一直这样盯着他,他受不住,慌促中头脑一热吻了下去。


Fin。





临时起意的小段子【I know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

 

张起灵不是姑娘家,不会任由谁或谁把他豢养在哪里。这一点吴邪很早的就知道,可是每次他遇到张起灵突然就失踪然后过几周再出现在自家床上的情况的时候,都会感觉很无力。


张起灵从来也没个固定居所,结果直接导致和吴邪交往以后赖上了他,如果他和吴邪这种关系算是交往的话。说是赖上了似乎也挺准确,他没给过吴邪甚么,但是也从未确切的拒绝过吴邪甚么,他只要自己该拿的那一份,不多不少。至少现在他觉得,吴邪不大不小的一百多平的房子里,算是个家。


最后一定要说张起灵做过甚么的话,那么就是自知理亏的张某人在睡醒了以后发觉才五点钟左右于是就没忍心叫醒吴邪,蹑手蹑脚的掀了被子到厨房下碗红烧牛肉方便面,切根香肠放点紫菜倒了醋。


其实还是挺香的。


Fin。


评论
热度(6)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