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说要all瓶……
那就挨个小段子走个片场吧,半小时产物写的超级仓促……。


以下顺序:启瓶、黑瓶、邪瓶。

最后抱得美人归的是小三爷小生发誓。
除了标明出处的均为原创,文风借鉴了基三李承恩同人《府主外传》。
如有雷同,纯属撞鬼。
一边听着Nightwish《I Want My Tears Back》一边写这篇不知所云的东西……(扶额)小生一定是要精分了。
名字就叫听月吧。


原文地址http://tieba.baidu.com/p/3425713007?pn=1


听月




盗墓笔记衍伸文


CP/邪瓶


文/影钦


食用说明/月昙番外,赠蓝谢蝴蝶。




西汉•淮南小山《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


到现在为止,张起灵都没有弄清楚到底是为什么招惹上了这个男人。


他只是昙花仙。


虽然在外有很多关于他的传言,不过实际上的张起灵常年待在他自己的山林中,极少外出。


适逢大雨,张起灵从山林里捡回来一位奇怪的家伙。


他湿淋淋的头发上还不断向下滴水,相貌华美,身旁跟随着两只毛绒绒的白色小东西。躺在草丛中狼狈不堪,宽大的衣服湿漉漉的,张起灵原以为是雨水,后来才发现水滴中晕了朱红色。


是血。


而这一切却丝毫不妨碍这位尊贵少年的气质。


见死不救一向不是他的风格。


“这是?”少年揉了揉太阳穴,勉强直起了身子。满面冷漠,对于张起灵带他来到自己家里这件事完全没有打算感谢的意思。


张起灵把手心贴上少年的前额,“你还在发烧。”在他还在睡的时候,张起灵帮他把身上的伤都重新包扎了一下。


少年一愣,这才发现自己上身赤裸,被缠了一层一层的绷带。像是不相信一样,伸出手掌,才发现这幅身子骨纤细的不可思议。


他一掀被子想站立起来,却在双脚都触及地面的时候狠狠磕在了地上。


该死……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张起灵屈膝,将自己的视线与少年持平,左手撩开他的额发,深邃的瞳仁像是要望向他的灵魂:“你怎么了?”


少年名为张启山,但是天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幅鬼样子!也许……是因为身体里残余的能力越来越少……少到不足以支撑他再以成年人的身体行走在人间。


张启山想打开他的手,这才发现张起灵手上冰凉的很,按在滚烫的皮肤上很舒服,就又不舍得了。


“你叫甚么名字?”张启山任由他扶着自己倚靠向床边,无意中透漏出的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像是天生就该被人服侍。


“那是甚么?”张起灵没回答他的问题,指向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东西。


“兔子,”张启山回答的很利落,并没有像往常因为被无视而愠怒,因为面前的人似乎心情都变得好了起来,“孤捡的。等到它们能够……”他一顿,似乎并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说,索性跳过,“就可以吃小兔子了。”


张起灵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他,启了启唇,似乎在犹豫什么。


“你想说什么?”


“……它们都是雄兔。”


很久很久以后,张启山闲来无事从人间拿来楚辞。用小篆抄写到招隐士一章时,突然笑出了声,惹的身边侍从惊了一惊。


诗曰:


相见争如不见,多情还似无情。


——而这个时候的张起灵,在不知何处,望着漫天星子。


而远处似乎还有什么人在高声歌唱着:王孙兮,归来。






小后记:怎么说呢……因为佛爷一向给别人都是超级自我主义的感觉☆在蝴蝶的设定里,普天之下谁又能入得了他的眼?如果单单只是相貌也未免……所以就这样了。这章的确是断章取义。有灵启错觉的,纯属想多。










唐•韦端己《菩萨蛮》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




黑瞎子原名张起灵并不知,不过初识的时候,他是唤他为「齐墨」的。


这是在第一次张海客硬要带着张起灵去酒馆却在路上走散了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齐墨从背后箍住他的脖颈,嬉笑道,“这位小哥……”


张起灵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手肘。


这招出其不意,齐墨硬生生的挨了这一下。


“我说你也太狠了……张起灵……”


张起灵转过身,仰头看这个奇怪男人,才发现他眼上蒙着黑色的布条。


“啊呀呀,果然是位相貌出众的小哥……”齐墨越笑越欢。


……


张起灵决定转身就走。


“诶你别走阿,”齐墨扯住他的手腕,“看在爷记得你名字的份上,借爷点银子呗?”随即装作哭丧着一张脸,“爷都快穷死了……快一周没喝过一口酒,没找过任何女人……”自从到人间以来。


齐墨原本是被张启山遣下来找张起灵的。


张起灵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抬手拢了拢刚刚被弄乱的发,“按你的说法,我自从诞生于世间从未碰过烈酒和青楼女子,岂不是更穷?”


至于这后来张海客赶来和齐墨见面吵相爱相杀(划),齐墨又同张起灵表白甚么的已是后话了。


正是:


酒泉水冷忆犹在,少年十五二十时。


——至少我们都还记得,那时年少风流,春衫飘举,不负轻狂。


一场梦。








宋•姜尧章《扬州慢》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




吴邪在途经扬州的时候,慢慢放慢了脚步。


这是……他与那人初见的地方……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店家,同样的桂酒。只是已不知黑发黑眸、心思细腻内敛的人身在何处。


吴邪突然眼睛一尖看到某样的东西。


他拉住小二,耳语一番。然后坐在曾经他坐过的位置观望窗外风景。等到一壶桂酒喝完,他装作无意的来到店主人旁边。


“老板……这玉谍?”他指了指挂在柜台后墙上的小物件。


老板一愣,笑着回答道:“这位小哥真会看东西……”突然他做神秘状,“也不瞒小哥,这东西是几年前……一位神仙留下来的东西。”


吴邪一愣,自知老板口中的神仙不是张起灵就是黑瞎子,不禁有些愠恼。不过还是压了下来。“多谢老板。不过这是我的一位故人的东西……介意把它卖给我吗?金银的话不是问题。”


说着他伸出三根手指。


老板面露难色,吴邪又加了两根。


“不是价钱的问题。”老板叹了叹,“这玉扳指本是一对儿,而在另一位主人来认领它之前……我不能让任何人带走它。”


吴邪叹了口气,放下一小两银子,笑道:”不用找……”


而他转头的一瞬间,在门口站着一位白衣胜雪的公子。


人言:


若见月昙携飞仙,人生何处不相逢。


——吴邪疾步穿过厅堂,浮光掠影下像是这多年的时光。


吴邪和张起灵,天生就应当是在一起的。




fin.

评论(3)
热度(43)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