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Do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如果你不能成为别人生命中的礼物,就不要走进别人的生活。[注1]


***


黎簇抛开手中的硬币,顺带咬了一口手上的板状巧克力,含糊的自言自语,“总觉得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黎簇!你这家伙。”推开门走进来的苏万皱了皱眉,“要你带的东西呢?还有你手上的巧克力怎么看怎么像师父上次送我的巧克力……”


“原来是那个黑墨镜送的吗?意大利牌子的?”黎簇被他这一喊没抓住掉下来的硬币,顺着一堆杂物的缝隙滚了进去,突然炸毛朝来人道,“卧槽那是我全身上下最后一个一元硬币了啊混蛋!”


苏万走了一步猛地扯住他的衣服把坐在堆积着桌椅最高处的黎簇拽了下来,“你吃的这板是最后一板了啊我都没舍得吃好吗!值你多少个硬币啊你有点判断力可以吗!”


2xx3年9月30日。浙江杭州。


把鸡蛋打散,加入食盐等佐料搅拌均匀;等到蛋清和蛋黄均匀混合后倒到平底锅里,文火加热,加黄油搅拌。蛋黄五六分熟的时候,背面凝结,卷起来升高温度反复加热,盛出来盖在饭上,再用刀从中央划过去,夹在蛋层中的酱全部淋在米饭上。


张起灵熟练的又在之上淋一层番茄酱,然后端到餐桌上,坐在吴邪对面。


“……小哥?”对面带着黑框眼镜的人有些犹豫的叫他。


吴邪早在几个月前就知道张起灵会做饭,而且做得还很不错。但是等待真有这么一天张起灵给他做早餐的时候,他还是觉得。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不不不,这相当于一种惊吓。


至于为什么……还是各自揣测吧。


“早餐。”张起灵非常果断地告诉他,至于这种果断也带着冰碴的感觉怎么回事吴邪表示他并不知情,“还有。”


说完,他连站起都懒得动弹,转过身体打开烤箱,一股焦糖的甜腻味道扑鼻而来。


布丁?!吴邪眼睛睁大了些。


好像是明白吴邪在想什么一样,张起灵补充说,“是慕斯。”


还是巧克力慕斯。


像萦绕在鼻尖的甜腻一样的不真实感让吴邪再次受到了惊吓。


「说起来,我怎么都不记得我家有什么冻胶原料或者可可粉?」吴邪心语,自己嘟囔着,“果然你……”


他说的是什么,谁知道呢。


张起灵对甜食有着说不出的情愫和依赖感,但是吴邪却一般般。有几次吴邪从解雨臣那里顺过来几盒巧克力,吴邪都直接丢给了张起灵。过了一阵子他在张起灵卧室内的最下层抽屉里全找到了。最初以为是张起灵不喜欢,后来才发现张起灵像松鼠一样,在慢慢囤积这类甜的东西。


……


让我们先来回顾下之前的事情。


琼是杀过人的。


被吴邪惹恼后的他根本是想也没想就掏出衣服里的折刀刺了过去,吴邪拔出身体里的刀之后本以为小鬼会怕了就松手了,没料到他竟然会在自己左侧手臂上再补一刀,露出一副完全不合相貌的狰狞笑容。


张起灵从身后用了八分的力气踹在琼的膝弯上,琼完全忘记还有另一个人,突如其来的一下子让他直接跪在了地上。后来吴邪放弃追究这件事,血淋淋的双手阻止了咖啡馆负责人报警,并表示损失他会负责。


“那还只是个小鬼嘛,看上去不超过十六七……欺负小孩子也没多大意思。”后来吴邪解释道,“大不了把账算在陈皮阿四头上。”


最后当然是进医院了。


出乎意料的是,伤在左右季肋区的刀伤虽然深,但是正正好好偏离所有内脏器官,只要及时换药安心静养就没问题;问题比较严重的是伤在左手臂上后补的那刀。


因为吴邪挣动躲了一下,导致之后的那刀从肱三头肌划到肱桡肌,算得上是肩关节韧带损伤,没多大问题治疗起来却是非常之麻烦,总之现在结果基本就是一个月内静养禁止剧烈活动还有戒荤腥油腻之类一堆东西……这样。


黑眼镜表示这件事他也有点责任,所以就很迅速的弄到手张起灵需要的那些资料连带着他不需要的一并查了。同时又怕小家伙和他炸毛,所以他决定让苏万转送,苏万临时遇上些小麻烦就让黎簇去取。


以上。


***


2xx3年10月7日。中国浙江杭州。齐羽私人研究所。


“明天你就要回去了?”吴邪单手拿起一把消过毒的剔骨刀切开齐羽刚买回来的柚子。


十一假期第一天吴邪回长沙老家非常平静的吃了团圆饭——当然餐桌上还有阿宁。顺便带回了齐羽,据他说是到杭州找霍家商议一批药物的事情。


还有就是关于张起灵的药剂的问题。


老实讲,目前关于药剂到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是齐羽只是从理论出发,换言之也就是药剂是「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而「实际」会起到什么作用,都要看张起灵。


这个「应该」起到的作用,是指加快第二性征的变化。


因为齐羽也未知会有怎样的副作用——撇开张起灵身为张家起灵的纯麒麟血不谈,还有他身为「欧米伽」的特殊体质,这是靠小白鼠之类的动物无法代替实验的——所以药物剂量非常小。至于到底为什么齐羽要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去帮吴邪,大概也出于他对医学近乎变态的痴迷。


就算也许世界上还存在着那么恰好觉醒身为欧米伽性征的人,那也会因为麒麟血,让张起灵成为这世界绝无仅有的「欧米伽」。


而吴邪到底为什么要对张起灵做这些,和齐羽没关系,他就懒得去询问。


“是的,”齐羽抓了抓头发冷笑道,“托你的福,我快被开除了,年终奖无指望。”


所以十一假期才能这么闲,所以他才要靠霍家的关系去私下购买市面上受公安部门管制的药品。……毕竟,就算是天才地下密医也需要药物,没了医院的直接来源,只能靠自己了。


吴邪在张起灵身上的「试验」是从七月份开始,在确保不会对张起灵人身造成实际损伤的前提下。


还有到底是哪儿来的柚子……是因为齐少爷突发奇想要自制复合维生素之类的液体,用来防蚊蝇什么的。所以他就先买了点水果。


吴邪突然把食指竖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姿势。齐羽看了一眼,没管他,干净利落的切开柚子切成薄片,并且很好的控制力道不让水果汁喷洒得到处都是。


“……好像有只猫。二楼钥匙给我。”


“有只你吧。”齐羽看都没看他,“自己拿。敢乱碰东西我一定要了你的命。”


吴邪站起身,故作暧昧的用无名指从齐羽身侧勾出钥匙。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转着银白剔骨刀,完全不怕被划伤的样子。因为琼那个小鬼,他现在左手臂完全无法动弹。


「再受到什么伤害你这条手臂可能就要废了。」齐羽如是说。


吴邪三步并两步利索的上楼打开门,一只手并没有妨碍他的行动,然后打开唯一一扇用百叶窗遮住的窗,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吴邪抬头,微眯上眼睛。


“喵呜……”一声微弱的声音唤回了吴邪目光,吴邪用刀故作样子的吓了一下蜷缩着的小生物,然后叫声突然变得凄厉起来。


一只银色鲭鱼纹的狸花猫,看样子已经被卡在这里有一阵了。杏核形的棕色眸子里充满了惊恐不安,整个搭在窗沿上的身体都在因为吴邪的到来颤抖,后腿死死的卡在窗前风扇的转叶中。


吴邪横过刀轻轻敲在它的脑袋上,银白色折射着阳光。用不善的语气说,“作为一只猫竟然被困在这种地方……笨死你算了。”说着又放下刀,用手摸索着拉开卡住的转叶,动作却意外的温柔。


挣脱出来的猫抖了抖,瘸着一条后腿跳下了窗。


吴邪的心情突然变得好了起来。关上窗,拉上百叶,锁上门,下楼。


“你干什么去了?”齐羽抬头问,因为本身他就听觉敏锐,再加上吴邪吓了那只猫,所以自然是听到了猫叫。


可是他不明白,这间屋子的隔音设施做的很好,更何况之前连他都没听到有猫的声音,吴邪到哪里找的猫?


只是第六感。吴邪的直觉很烂,但是第六感很准。他只是觉得楼上有只猫。


吴邪笑了笑,回答。


“虐待动物。”[注2]


***


“钥匙!”黎簇喊了一声,苏万举起左手恰好接住了从二楼扔下来的金杯钥匙。


现在那么西泠印社里除了王盟拿着报纸一本正经的在看以外,就是刚下楼的黎簇和张瑞珉相看两相厌地面对面坐着。


张瑞珉表示他真的只是来找张起灵的。


可是他又不在!张瑞珉愤恨地想着。


张瑞珉早就知道之前在上海时候收到的快递到底是谁邮的,虽然好像已经快没有人记得了……归根结底是黑眼镜那个混蛋的恶作剧。至于今天他过来,只是「大发慈悲」地决定把当时藏在这里的雷管都找出来。免得真的发生什么事故就不好了。


黎簇抱着手臂坐在一边,冷冷地看着他。


“看本大爷做什么!”张瑞珉没好气地问,“那个什么王盟,你说你们找出了几组双雷管?”


“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黎簇挑起左眉,好心的回答,“之前他说过两次了,七组双雷管和四发火雷管。”


黎簇和张瑞珉并不认识,他只是觉得很惊奇,没想到除了苏万和他自己以外吴邪还「勾搭」了其他的高中生。……虽然张瑞珉不是就是了。


张瑞珉面上露出可以称为愉悦的神情,站起身走到黎簇旁边的柜子,垫脚拿下来一瓶全封闭的小瓶子,和500ml矿泉水瓶差不多大小,被用黑色的纸带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缠了起来。“这里面是白酒,”说着摇了摇,不过应该装满了的样子,“还有三发火雷管。”


听张瑞珉说完王盟脸绿了一霎,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真是危险。


把火雷管放进酒里,这种事情除了张瑞珉干得出,其他人也不会做这么没长脑子的事情了。说起来……店里哪儿来的白酒?


王盟额上跳起一根青筋。


***


“你要去德国?”张起灵听黑眼镜唠叨了一堆以后挑出了最重要的信息。


黑眼镜面色一僵,随即恢复正常,笑道,“是的。”


黑眼镜和张起灵的相识就是在德国的某所大学,不过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嘿,哥们,听说你很牛逼啊?”某次被其他人「追杀」的时候,黑眼镜一把扯住挡路的张起灵拽进了两座建筑中间细小的夹缝里,等到他们差不多走远的时候才注意到张起灵到底是谁。


当时的张起灵真的算是小半个风云人物,虽然德国人对谁都差不多,不过在这里的中国人口中张起灵还是蛮有名气的,尤其是那些说粤语的家伙。


“听说你嘴巴非常紧,有钱吗?借哥们点。”


张起灵一愣,他已经很久没听人说过中文了,尤其是像「哥们」这种词……然后他翻了翻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注3]



“去哪儿?”


“北威州或者慕尼黑吧,你明白的话最好。你不明白也不同意的话,”黑眼镜耸耸肩,笑脸又塌了下来,“那也不好使。”


他只是来告诉张起灵一声,他知道张起灵不可能和他一起去。


他有吴邪。


但是黑眼镜有不得不去的理由,什么时候再回国,这期间会发生什么,全部都是未知数。


“后天晚上启程。”


张起灵的眼睛瞥向一边,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黑眼镜也只是盯着他,像是习惯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


黑眼镜非常喜欢张起灵的眼睛,深渊一样,凝着亘古的寂寥。


“我知道了。”最后他说。


***


同时。青海西宁。


“你凭什么笃定这次我一定会去?”张海客放下日历,冷笑一声说道。


手机中的声音并没有受到他情绪的影响,语气平稳,“张起灵。”


“除了姓氏他早就不属于张家了,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男人好像并不在意,张海客听见那边传来了桌球碰撞的声音,然后声音慢慢变得接近,他推测男人可能是用肩和耳侧夹住了手机,“是吗?希望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不然呢?”


“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需要给你一些教训。”声音远了些,“不过我并不想和你起争斗。”


一定会搅得很多人不安宁,原来还有些自知之明。


“何必如此,你太护着他了。”


男人用一种暧昧的语气,“比起张先生……差得远。”


张海客不愿意再和他纠缠,最后说了一句「滚」就按下了挂机键。


他过去怎么没发现解家还有这么一个麻烦的存在。


***


苏万到齐羽的研究所的时候齐羽已经开始进行他的恶趣味制作了。


托琼的福,左手完全无法动弹的吴邪自然没办法开车,苏万为了尽快摆脱黎簇和张瑞珉那个小鬼,便以「之前吴邪嘱咐我让我接他」的借口开着车出来了。


走的时候还没忘拿王盟的驾照。


吴邪出门的时候就看见他自己的小金杯和坐在驾驶座上直打哈欠的苏万。


“你怎么来了?”吴邪坐到后座拉上车门,“你会开车?”


苏万向后倚靠椅座,仰着闭上眼,“为了摆脱刚来的那个周……什么的,还有黎簇。他们两个凑在一起简直要命。”两个毒舌凑在一起没好事。


“没想到他来了,”吴邪说,“你不喜欢他?他长得还不错。说起来,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很合适吗?”


苏万直起身子拉下手动档,“靠,你这个基佬!”


“我结婚了。”吴邪笑道。


再来看张瑞珉这边。


苏万走后他又在西泠印社待了一会,后来索性问了吴邪在的地方就骑着他的摩托离开了。


虽然可能很奇怪,不过他的确生了一副好皮囊,尤其是清亮像湖泊的眸子。再加上莫名其妙能够永远保持在十六七年纪的外貌,同吴邪料想的那样总是很受同龄女孩子欢迎,招来男人也不是没有过,虽然张瑞珉都完全不在乎这种事情。


张瑞珉额外偏爱白色,没有多余的装饰,给人非常干净的感觉。但是纯粹是因为他本人轻微洁癖,觉得白色能够直截了当的看清污渍罢了。


他砸门的时候看见一个态度非常恶劣的家伙,长相和吴邪还有七八分相像……应该是见过。


“吴邪呢?”


齐羽抓了抓头发,不耐烦道,“少爷怎么知道他在哪儿!”


时间轴拉回来。


公路上演狂飙。


穿着白色V领衫和布衫外套还有一辆银白色摩托,在阳光下白的晃眼。速度始终在往上加,凛冽的风刮过颈侧带着疼痛。


“甩开他。”吴邪说。


可是前面还有不到两百米就是红灯……苏万没说出口。


「红绿灯。」张瑞珉默念,油门一拧到底。他这种开车的态度从郊区到这里一路上已经招来骂声一片,再过一会儿估计交警就该追在他后面了。


白色摩托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前面是红灯……!”让苏万没有想到的是摩托车折了个弯,甩出漂亮的弧线,在车道上发出刺耳的声音。距离近到甚至能看清少年在阳光下夸张的笑。


干净到极致的耀眼。


吴邪像是完全能够预料到这种情况,没有任何惊讶,“闯过去。”


“吴老板……”苏万被他的回答惊了一惊。


“他是张家人。”吴邪的表情掩在车窗的阴影下,困倦的快要睡着了的样子。看不清也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声音却很清醒,“小鬼,你杀过人吗?”


苏万被他的话打乱了心思,却没有推下刹车闸。


一晃神的功夫,苏万清晰地透过前挡风玻璃看见摩托车被撞的飞起,玻璃碎开细密的纹理。炫目的白色金属在阳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整个过程像慢动作电影,一步步播放在他的眼前——


少年和摩托车在空中分离,白色的衣摆被风吹的摇晃。他除却最开始的惊讶再没有变过表情,好像是慢慢闭上了眼睛,完全没有恐惧的样子。


摩托车摔在人行道前方的空地,燃起了熊熊大火。胸腔应该是被什么重击了,腰侧有什么炸裂,难受的像血液都在燃烧,张瑞珉在火焰中间蜷缩成一团。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是被从身体中剥离,远远的冷眼旁观这场故意杀人案。


他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都不愿意想。


「我很喜欢你,如果是我的弟弟就好了。」


最后的最后,他阖上了那双湖泊一样的眼睛。


***


黎簇

Ric

情绪不稳定的自我表现者

“真是好笑。我说你啊,知道什么叫异想天开么。”


高中在校学生。

因为一场有预谋的「抢劫」被卷入与吴邪有关的一系列阴谋中。

对人信任度低,有着「强制性」的自我判断能力。

情绪不稳定,无法让人判断。

藐视秩序,轻视生命,情感无滞留,有自毁倾向。

抗压能力低下,压力下行为不可预测。

团队合作可能性低,无责任心,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有专注力。

思维敏捷,对于局面往往能快速最正确的选择。

 


苏万

VanSu

让人意外的现实主义小野心家

“如果这就是你的答案的话,……我是不可能接受的。”


黎簇的同班同学兼好友,被黑瞎子主动收下做徒弟。

擅长围棋、萨克斯,出手大方,为人义气。

看上去很弱气中性化,但其实非常聪明,极度仔细。

思维大开大合,往往有让人意外的想法。


***


注释:


[0]:章名【Do not go gentleinto that good night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出自英国诗人狄兰·托马斯《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1]:出自尼尔·唐纳德·沃尔什《与神对话》。


[2]:有借用梗出没,出自了了《数罪并罚》。


[3]:黑爷和张爷的初遇对话参见某次14年3月份三叔的访谈。


评论(1)
热度(11)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