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早上好,小哥。”吴邪笑着和张起灵打招呼,想到昨晚做的梦,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这次的合作对象是张起灵,这是之前吴邪没有想到的。因为一起欧米伽的谋杀案——本来在这个国家,这种事情是再常见不过的,可是现在有些不一样。


随着新思潮运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维护欧米伽权益的阵营,不论是欧米伽贝塔还是阿尔法。出现了所谓的「欧米伽权益维护者」,吴邪也是其中的一员。


“纳维安作为一个承认自由平等为基准诺言的国家——”


作为奥斯威城市高等学府法学系毕业的高材生,加入这个阵营内的吴邪因为几场有关于欧米伽权益的演讲以及解决的欧米伽相关法律纠纷迅速成为新思潮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


作为一个优秀的阿尔法。


为欧米伽争取法律权利的运动势头愈发高涨,尽管这是不可避免的,或者说是早晚的事情,不过为了达到真正所谓的「平等」,他们的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也正是因为社会上这种新思潮的传播,一个女性欧米伽在奥斯威这个繁华都市的角落被强行标记后进行肢解——残忍又干净利落的刀法只留下了残缺的身体这种事情,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件事发生不久张起灵就找到他,“是吴邪先生吗?”


吴邪最初从手机里听到这个多次在媒体上出现的声音都有点发怔。


张起灵是谁?


几年前在纳维安边境的一个港口小城图尔萨曾经发生过一场著名的司法案例,后被称为「图尔萨-瑞奈案」。这场案例震惊了纳维安全国上下,甚至被收入法学案例为在校学生研习。


「图尔萨-瑞奈案」被告人瑞奈为女性阿尔法,对一处于热潮期的欧米伽进行性侵犯,并且在该过程中对受害人造成了严重伤害,后拒绝对该欧米伽负责。这种事情是非常常见的,在纳维安这个几乎对欧米伽没有任何保护的、具有严重性征歧视的国家,类似该案例的事情层出不穷——在法律中,阿尔法对于未被标记的、处于热潮期欧米伽进行标记,无论被迫与否都是法律允许范围内。


这场案例最初不被受理的。过程坎坷,最终一审败诉。在大约一个月的筹备时间内,一位年轻律师通过种种手段再次对此案上诉,并且从一个精巧的切入点成功打赢了这场官司。被告人瑞奈以强奸罪被定罪,而这位年轻律师的名字也传遍全国。


同时拉开了新思潮运动的序幕。


当时还身为学生的吴邪当然对这场被他自己反复推敲的习题案有着深刻了解,并且由此站在维护欧米伽权益的一方,成为了这位年轻律师的狂热追随者。


而这位年轻律师,他的名字叫做——


张起灵。


“是的。我是吴邪。”吴邪压下自己的心情,回答道。


“你的叔父……”张起灵似乎在翻阅着什么,纸张发出哗啦的响声,“与黑市有交往,是吗?”


吴邪被他的问话惊了一惊,正打算否认的时候对面的人接着说:“不用紧张。如果是的话,我想我可能有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吴邪的三叔吴三省的确是与黑市「有交往」。这样说也许有些轻了,确切来讲,吴三省是在黑市里开地下赌场的家伙。因为门路比较广所以这么久以来一直相安无事。结果突然有人问他三叔是否和不法交易有交往,这个人是一名律师——


是否该相信他?


吴邪对张起灵并没有怎样深刻的了解,但从另一个角度他对张起灵也有着深刻的了解。作为一名追随者,他知道张起灵毕业于赫尔辛最著名的法学学院,他知道张起灵有一个掌握军权的哥哥,他也可以清晰的说出张起灵解决过多少场法律纠纷、公众发表过多少次发言,内容是什么。


可是他并不知道张起灵是否值得相信。


这是吴邪和张起灵的第一次交涉,吴邪思索了几秒,无数种可能在他的脑海里闪过,最后他回答道。


“是的。”


那之后张起灵和他在咖啡厅见过一次面,张起灵穿着很随意的蓝色连帽衫和苍蓝色牛仔裤,而吴邪极其郑重的穿着西服,打着整齐的领带,看到来人时再次懊恼自己大概有些紧张过头了。
张起灵本人比在媒体上还要更俊美一些,冷冽的眉眼,以及顶级的身段。


……吴邪你的重点到底在关注什么。


Ok张起灵无疑是一个强大的阿尔法。


因为阿尔法信息素之间碰撞相互容易起摩擦、欧米伽不敢暴露于人前、贝塔讨厌一切信息素的味道,所以城市内大家都有用药剂掩饰真实第二性征的习惯,就像是心照不宣的潜在规则。张起灵身上也是和吴邪一样的最普通不过的贝塔味道,可是他的一举一动、从内而外散发出的气质,无一不在告诉吴邪,张起灵是一个强大的阿尔法。


张起灵什么都没有带,以至于他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吴邪付款。


“根据我手里的资料,吴三省应该是在赫尔辛有着地下赌场,是吗?”张起灵非常不客气的倚靠在椅座上,眼睛直盯着吴邪,让吴邪有种被审问的错觉。


吴邪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带着职业性微笑回答:“先生,我觉得问别人问题之前应该先说清楚事情才是礼貌。”


张起灵表情没有变化,就连眼神也没发生一点改变,只是保持着之前的动作看着吴邪。大概他也没想到吴邪会这么和他讲话。


吴邪一直都是以温柔和阳光给别人留下印象的,这也是他能受到广泛欢迎的原因之一。没人能对着吴邪发脾气,至少看着他的笑就没办法有任何脾气,至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


那是一种自信而胜券在握的感觉。


张起灵并没什么表示,冷场了快到三分钟,张起灵才开口。


“我是张起灵。”


……哦不,其实我真的知道你是张起灵。吴邪捏紧杯子,面色保持不变。


“你知道十三天前奥斯威的欧米伽凶杀案,”张起灵接着说,“事实上被害人是先被注射过LSD[注1]后被杀害的,所以没有任何动静,……或者说没有任何的痛苦死去。她生前被侵犯,之后被肢解掏空了内脏。”


“你应该很了解黑市的特点。”


纳维安在法律上虽然对欧米伽是没有过多保护的,但是有些原则问题还是不被法律允许的:例如人口贩卖,例如欧米伽人体器官的倒卖。


而黑市正是这些事情的汇聚体——有着各种催情药剂的贩卖,BDSM工具,热潮期抑制剂,劣质第二性征掩饰药剂,还有经过特殊手术的欧米伽接客的地方等等,不过因为人口贩卖或者人口器官倒卖这种事情太过敏感,市面上一直没有这种事情发生。


欧米伽与阿尔法和贝塔还有地方不一样的就是,他们的内脏等器官烹饪后非常的……


鲜美。


“你想说什么?”吴邪大约有了一个头绪。


张起灵稍微抬了抬眼睑,“在赫尔辛黑市,存在烹饪欧米伽人体器官的店面。”


砰!


吴邪碰倒了桌面上的花瓶,哗啦哗啦碎了一地。吴邪歉意的对服务人员道歉,表示他会赔偿损失的。之后有些不能接受的看向张起灵,“你有什么证据?”


“我没带。”张起灵放下手臂向前躬,双手交叉支在桌面上,“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出色些,吴邪。”


这种店面的存在,就意味着。


……在黑暗的角落堆积着年轻欧米伽的尸体,他们无一不是被剖开胸腹,挖空眼球,在那里腐烂,发臭,引来腐虫啃食。而他们的内脏等器官,经过优秀的烹饪师烧炒,然后被淋上鲜血一样却醇香的红酒,与各种稀少名贵的高级调料,最后摆上那些不惜花费几十万的身世显赫的阿尔法的餐桌。


 “如果说你的叔父在黑市有门路的话这种事情会方便很多。还有我对剿清赌场没兴趣,不用怕。”


回忆结束。


这是他和张起灵的第几次见面他记不太清楚了,在张起灵的一个看上去很隐秘的角落里的店铺。


吴邪看着满屋子的各种颜色试剂,凌乱的各种文件,还有医疗器械,问道:“小哥,这是你的……店?”之前还有过几次沟通,吴邪对张起灵的称呼由先生变成了小哥。


“是瞎子的。”张起灵毫不客气的踹开挡路的箱子,走向里间从一堆散落的纸张里抽出一个文件袋,递给吴邪。


吴邪小心翼翼的抽出里面的东西,很厚实,倒出来之后发现是大约二三十张照片,和七八张印着密密麻麻的小字的纸张,粗略的翻阅了一下。


照片上是触目心惊的被害欧米伽的尸体和她生前的照片。一个金发小美女,尸体的面上除去血污还是一样的美丽,像是睡着了一样。


她的胸膛被掏空了。


而另外几张也是类似的尸体,是不同的人,有男也有女,有的面色平稳有的狰狞,共同特点是都被掏空了胸膛。上面刻有相片日期,吴邪发现日期基本都在这一年以内,一共有十六位被害人。


应该都是欧米伽。


还有四张是烹饪后的美食。上方是古典高雅的吊灯,屋内装饰华丽,餐桌上摆着露出白森森骨头,显露出深红色的肋骨肉,点缀着紫甘蓝等作为装饰。还有一张是一小盘里放着四个眼珠,淋上红紫色不明佐料,旁边摆着植物和花朵。


吴邪不由得一阵恶心。

 


 “竟然有这么多……那为什么只有这次的引起了社会舆论?”吴邪问道。其实他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张起灵不作声,示意他看文字资料。


这次的被害人是社会上层一位国家领导候选人的女儿。

 

 

tbc.

 

 

篇的食欧米伽梗出自看过的一篇ABO设定文,但是小生记不住是哪篇了……有知道的请务必告知【鞠躬

 

【已确认梗出自自然河流《无罪之音》。小生并没有抄袭的本意,但是如果看过的话可能会有潜移默化的意识存在orz如果雷同太多请告知,侵权请告知。】

评论(10)
热度(21)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