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不明。

很早期的作品了,大概是2013年初……这样。

 

0.0  【那是绘梦者还是毁梦者。】 

[- 疯人院。

[- 疯人怨。

 

你就是特无聊特无聊没事挑自己不对不够不好。

还有那些蜕皮蜕骨一样撕心裂肺的选择和蜕变。

曾经碧蓝如洗的天空还有曾经紧握一起的双手。

谁说的就让时间说真话谁又说的即使也会害怕。

会有好梦的那里有宁静湖泊盛满月色没有沼泽。

你怎么愿意怎么甘心让怨恨把自己变成阿修罗。

别开玩笑了你的那些故事们还未讲完怎能无话。

别开玩笑了那些心情怎能让岁月侵蚀难辨真假。

瞧指尖转瞬跳跃的可不仅仅是可笑疯癫的浮华。

 

 

0.1  【救不回被时光绑架的你们。】

[- 来,我们玩个游戏,每人说句谎话,保证是假的。

[- 我从不喝酒。

[- 我没说过谎。

[- 我没挂科过。

[- 我很快乐。

[- 嗯,喂,到你了,说句谎话。

[- 我爱过人。

 

说不清的叙叙暖暖,有好多故事想讲,有好多话想说,脑海却是空白一片。茫然的想要放手,下一秒来嘲笑自己的愚蠢,放手甚么,多幸福啊。

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有甚么好骗人的,却是对对她重要的人百般疑心,反复编织出无数谎言,直到漏洞百出。 

不是有首歌儿这么唱的么,说再不疯狂青春就荒了,再不疯狂我们就忘了,荒了就像白活了一场,忘了就像没有了过往。如今似乎还可以看到一些画面闪现,可是却想不起名字,他们,她们,分明不是可以随随便便说再见的人。 

水苏一直认为最难受的词莫过于全剧终和物是人非,看到这俩词从脚凉到头顶,毕竟时间只能做它能做的事,它在流逝。

她忽然想起,一年前的情人节,那个时候在某个群里和别人玩游戏,游戏嘛,游戏就是游戏,生活太过无聊总是要找些乐子的,然后她答应了一个人做他的情侣,她说成,七天的。后来怎样了呢,大概是三天的时间,第三天晚上他问说媳妇,时间能延长么,水苏说不行,没那个必要。他问你把我当成甚么了,水苏说情侣啊,还能当甚么,到时间了你想找对象我可以帮你找,他没说话,

群里有人接茬,说XX你是不是特成熟,水苏一时间有种天雷滚滚的感觉,没等她打字她闺蜜说靠,你特么眼瞎,她还成熟,没有成熟的人会像她这么难伺候,

水苏突然感觉挺尴尬的,写了好多字,然后全删了,发了一个嗯。

后来呢,四天时间,她把群屏了,却没再见到那人找她说话。爱,爱是什么,爱能吃么。

她记得她在微博上看到过一句话,说我不是高傲,也不是胡闹,就是厌倦了依靠。

回忆是架桥,也是通往寂寥的牢。

她再和某人说话,发现不知道该用甚么语气说,眼里有流不出泪,因为心里有赎不完罪。真的真的,把曾经和能挥霍的都挥霍完,剩下的就只有愧疚了。他的语气变了很多,或者说和以前没区别,她问他答,能扯的笑话扯完了,剩下的自然是沉默。大抵是开的网页太多了,她一点一点的删,删烦了,右键任务管理器,然后卡住死机,水苏有种想去死一死的冲动。

……我擦啊你妹的死电脑早晚你要报废你丫不得好死!

至于电脑是怎么个不得好死法,这是个谜。

重启完了看见他说,我好累,不知道为什么。水苏愣了一会,说嗯嗯,然后接着跑火车。记得有部言情小说里有个经典的梗,说你就是像块冰,我想温暖你却不知道怎么做,有阵子水苏犯矫情,把同样的话复制给他,他怎么说的来着。

——那我就是被你越温暖越冷了。

情歌听过就算了吧情人爱过就忘了吧。

爱人你是如此重要没有不安没有问号。

还有那些不可以随随便便说再见的人。

怎么办。

细数起来,还有好多话没说呢,还有好多故事没讲呢,还有好多误会没解开呢。水苏不是一个记性很好的人,她记得她无数次忘记带早自习费用然后站在走廊给家里人打电话,再者和同学们借。

任何一件事,只要心甘情愿,都会变得简单。

她们呢,她们在哪儿。

亲爱的,你们都不在我的幸福给谁看。

水苏枕着一只手臂趴在电脑桌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键盘,突然觉得很难受,要窒息了一样,她狠狠的把键盘抽往里推,滑道发出刺耳的物理噪音,键盘抽后面的是空的,键盘因为用力过大直接砸了下去。这样持续了好久,水苏抬起头的时候发现眼睛好疼,顺手点开QQ,把个签改了。

对你们的爱寸步也没离开。

梦醒了就散人走了就断,原来是真的,就好像可以带着耳机很213跟着旋律微笑着轻轻摇摆,时光轻易就溜走了的时光早就不在。

安东尼里面有句话,我们都会慢慢变老,然后死掉,多好。

多好。

 

 

0.2 【既然被故事选中那么没资格懵懂。】

[-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凡事都有因果,坚持着重蹈覆辙。

[- 但是结局已定,想更改?

[- ——没门,做梦。

[- 没脾气的脆弱,活该难过。

 

 

0.3 【固执对你来说是种折磨把心烧焦怎么复活。】

[- 你竟然唱情歌。

[- 怎么。

[- 噗嗤,你难道不知道爱情是种玷污灵魂的脏东西。

[- 很久之后,她忽然想起。

[- 她不过是在借题发挥自己的莫可名状。

[- 水苏,你自相矛盾。

 

得不到的凭甚么就总是最好的。

等不到的凭甚么就是忘不掉的。

水苏在纸上写着这两句话,力气很大,后面写透了三四张纸,反反复复就是这两句话,纸张一片凌乱他人看不清她在写甚么,最后她把纸揉成一团扔进桌后面的垃圾桶。

「怎么着小同学,」可洛扯过椅子坐到她旁边,「失恋了?」

「滚。」水苏搡了她一下,「爷我烦着呢。」

「哎呦喂,这个时候嫌我烦了,话说你们组人看上去心情都不错,就你一个倒霉催的孩子在这儿苦逼的奋斗着。」

这都是甚么跟甚么。水苏用左手食指按住太阳穴逆时针揉,一边在纸上接着写字,一边慢慢的把事情掺杂着脏话讲出来。也无非是,诶,我们组要改名春天小组,冬天快来了也挡不住。丫仨人都和旧爱合好了,剩下那俩即将凑一对儿,虽然说那谁谁还没给回复之类。在这里提一下,不得不说可洛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水苏喜欢静,但是这不代表她是安静的一姑娘,她讨厌在和别人相处的时候一言不发,作为词穷冷场帝水苏表示她压力很大。可洛不说话,也就是听,听水苏说的颠三倒四的也不会扔给她白眼。所以让这俩倒霉孩子凑一起,有这方面很大因素。

可洛用力踹了一脚水苏。

「满足我的好奇心表示很感谢,但是脏话,」可洛把椅子往后撤,打算站起来的样子,「给我戒了。」

这都不是事。水苏嘟囔,然后把刚写字了的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水苏是个姑娘无误,但是没人说姑娘就不能说脏话对吧。

这都不是事。脏话比谎言干净一百倍。

被揉成团的纸没有丢到垃圾桶里,水苏啧了一声,起身捡起来又丢了一次。这次纸上的字疑似写的很认真,蓝色字迹基本可以看出有顿笔。这次纸团上写的不多不少,加符号刚好十个字。

——去他妈的契可尼效应。

 

评论

清澈苦涩温柔

基本淡圈。
是个渣。
短时期内不写东西。
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不嫌弃。


最好的爱送给了张起灵,
全部少女心给予周公瑾。



——“风雪饮尽,不负初心。”



(里站密码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词作品的名字拼音。)

© 清澈苦涩温柔 / Powered by LOFTER